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目标是在11月25号搞大事情!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雷金】关于笔下人物突然出现在面前这件事

*来交党费了w@佩利的饲主! 

*雷狮感觉ooc严重

*在群里看大佬聊天,窥屏的感觉真好啊






  金原本是个有名的网络写手,在某个不知名的网站上写写小说玩。后来一个AT站的编辑过来私戳他,有没有兴致做签约作者。刚好那年金处于高考完后的随意浪时期,就同意下来。

  金的作品一向是热血类小说,虽然用词平淡,但看完后真的会与小说人物一样燃起来。加上金打字快,基本是一天两更或更多。凭借着这几点,金现在也算是个知名的作者了。写的小说都能出版成书。

  

  “哈——呼——”金打了个哈欠,看了看钟表上的分针转向了10。准备去厕所洗把脸,精神精神再发文。

  “爽!”金一把水拍在脸上,揉了揉脸颊,将黏在额头的头发撩起来,露出眼睛。那蔚蓝的颜色在昏暗的环境里唯一的亮光。

  ‘唔,总感觉自己又长高了。’金眯着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团模模糊糊的黑影,好像还有两根带子在飘,眨了眨眼,又没有了。

  金只当自己多心,猜测是太困了出现幻觉了。又想到让自己熬夜爆肛的罪魁祸首——凯莉,金的专用画手。

  ‘她,她竟然用新角色的人设和图诱惑我!’金无奈的摇摇头,只能怪自己的定力不够。好好坐到位子上,把手中新写的往事篇发上去。

  这篇写的是主角小队里的卡米尔的小时候,虽然他贵为王子,却是私生子,一直被周围人欺凌和鄙夷。多亏了三王子雷狮的庇护,他才好受一些。

  而这里侧重描写的也是雷狮,在某次外出时,因为一时疏忽,卡米尔被皇室里的人重伤失踪,他也因此遇见主角。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雷狮更是离开了雷王国,在外自成一派。

  金托着下巴,想了想雷狮的设定,还是决定不管责编紫堂的想法,改成存有善良的Boss好了。这样子,在最终决战的时候,就会因为看到主角小队中的卡米尔,打着感情牌而退场了。

  金为自己的想法点赞,可以少写许多战斗场景了。

  “异国人,你是谁?”一只手突然拍上金的肩,带着略软的声调接着问,“这里是哪?”

  “咿呀!”金整个人从椅子上弹起来,把头埋进膝盖,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嘴里念叨着,“鬼鬼鬼鬼鬼鬼⋯⋯”

  ‘我不该半夜去看镜子的啊!!’金回想起前些天被凯莉拖着一起看的恐怖片,其中不缺乏半夜照镜子然后遇鬼的剧情。然后颤抖得更厉害了。

  金感受着那只拍上自己肩的手挪开,内心刚松了口气,就发觉那只手把椅子转了个方向,强制自己抬头。

  入眼的是一个少年,一米六五左右的。身上穿着的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华丽服饰,活脱脱一个小王子。头上的帽子上绣着一个大大的【雷】字,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在近乎一片黑暗的空间里闪着微弱的光。

  ‘哦凑!这可恶的资本主义!’这是金脑子的第一反应,然后才是,‘原来不是鬼啊,吓我一跳。’

  不对,少年你谁?

  “异国人,你是谁?这里是哪?”面前的少年再一次重复了自己的问题,想了想觉得不妥,又说道,“我是雷王国三王子雷狮。”

  “你叫雷狮啊,我叫金,这里是我家,你好啊⋯⋯”金听完少年的自我介绍,下意识地回应,突然反应过来,“雷狮?雷王国三王子?”

  “是的,金阁下。”自称雷狮的少年向金行了礼,询问道,“我原本在房间里看书,突然到了这,不知道能否在这借宿一晚?”

  雷狮看着面前这人,内心还抱有警惕,也许是想要暗杀他的人。但看了周围一堆自己说不上名字的奇怪事物,和眼前这人近乎为零的战斗力,雷狮多少放下了警戒。

  “阿?可以可以⋯⋯”金现在脑子还有些混乱,自我安慰着这都是假的,毕竟小说人物怎么会出现在现实里呢?

  【滴!】

  电脑下标的企鹅一顿震动,金转回去,点进去。

  【画画超棒的凯莉】:看在金你今天更的量挺够的,我就顺便把雷狮的一整个年龄阶段图都画好了。我是不是超棒?

  【图.jpg】【图.jpg】【图.jpg】

  金点开图,看着上面十岁左右的雷狮穿着皇室统一服饰,明明是一个小孩,却有一种稳重老成的感觉。

  关键是,跟站在后面的那位一摸一样!

  金觉得自己在做梦,不然ACG人物到三次元的目的,应该只有暴打作者。‘好的,我就是在做梦。’金瞬间放弃了之前的想法,对自己催眠着。

  “金阁下?”雷狮在椅子后面拍了拍金,努力地控制自己的目光不往那个发光体上瞟。

  催眠完毕。

金站起来,去衣柜拿了一套新的睡衣,指了指洗手间,向雷狮说,“那个雷狮⋯阁下,您先去换一下衣服吧,时间不早您先睡吧。”

  话说出口后,金觉得自己应该把雷王国里的敬称改改,太拗口了。

  “好。”雷狮接过衣服,走向洗手间。

  躺在床上的时候,雷狮终于体现了他一个十岁孩子对于陌生环境该有的反应。

  认床。

  但从小培养起的礼仪不允许雷狮在床上翻转,而且雷狮是第一次与别人同床异枕。感受着身边一个超大的暖源,雷狮往床的边缘一再靠近。

  最近天气又转冷,雷狮的身体终究还是个孩子,就算极力忍耐,雷狮还是打了个喷嚏,“哈啾!”

“那个,雷狮睡进来吧。”金看着躺在床边的雷狮,很怕这孩子一个翻身摔下去。再加上刚刚那声喷嚏,更坚定了金的决心。

  雷狮不语,往里靠了一点就不动了。身体绷得紧紧的,金还是不放心,一手揽过雷狮,两人的距离缩减了许多。

  虽然雷狮很高,但体重不重,比金那个九岁的侄子轻很多。把被子提高了点,熬夜太久的金打了个哈欠,对雷狮说了句“晚安。”就侧身入睡了。

  而雷狮整个人都是精神的。先是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地方,看到会发光媲美探查术的发光体,然后和陌生人一起睡。太多的事塞在脑子里,令雷狮不能思考。

  最主要的是,旁边这个人的呼吸总是若有若无的打在自己的脖子上,金不仅秒睡,睡姿还有点搞事。

  双手缠着腰,双腿夹着大腿,头靠在肩膀那。典型的搂抱枕姿势。

  十岁的雷狮表示受不了这刺激。他 也不习惯和人太亲密的接触,费力想要挣扎出来。却被金抱的更加严实。

  雷狮第一次认为自己长太高也是没用的。如果是小形态的话,可以很容易的从金怀里脱出来。

  “唔⋯”身上的人又改了个姿势,把头蹭在自己的脸旁边。凌乱的发丝随着主人的动作而轻微晃动,一下又一下的扫着自己的脸颊。

  ‘有点痒。’幼小的雷狮不是很懂这种感觉,把它归于被蚊虫叮咬一类的瘙痒。只是这种痒是由内散发出来。

抱了有一会,雷狮稍微习惯了这种感觉,手环抱住金,有点依赖于这种温暖。

  ‘就像妈妈一样。’雷狮想着,搂紧了金,低声说,“晚安。”

  

  第二天早晨。

  金翻了个身,想要搂住什么,却扑了空。闭着眼摸了摸身旁的床,凉凉的,仿佛不存在过什么。

  “雷狮?”金猛然坐起,睁眼看了看周围,还带着些亮光刺激的白茫。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那个雷王国三王子雷狮。

  “果然,只是梦吗⋯⋯”金闭上眼,眼前七彩的色块交映着。

  ‘想要再睡一觉呢。’金想着。

  

  回到自己房间的雷狮,把头从翻开的书上挪开。周围熟悉的环境打消了他的睡意。烛台上的火焰随着窗外吹来的夜风跳动着,窗子外的天空依然是黑漆漆一片,唯有轮明月点亮了周遭。

  这一切都在告诉雷狮,他只是在看书的时候打了个小小的瞌睡。

  没有那个神奇的发光体;没有那个跟妈妈一样温暖的怀抱;也没有那个给予他怀抱的人,金。

  ‘是梦吗?’年幼的雷狮问着自己。

  “三王子殿下,到了就寝的时间了。”门外的仆人敲了敲门,进来将衣物放好,恭敬地低着头。

  “知道了。你先退下吧。”雷狮看着仆人退出去后,就起身开始换衣服,刚摸上衣服就发现质感不对。

  ‘不是平日里自己穿的那件,难道!’雷狮有些激动,靠近了光源,身上的衣服正是金之前给自己的那件,布满了许多海盗标志的睡衣。

  雷狮接着换衣服,穿好了皇室统一睡衣,把换下来的那件认真的叠好,放在床头。

  ‘不是梦啊。’沉入梦乡的雷狮对自己回答着,嘴角带笑。


Fin.


#小时候的雷狮身为王子,受过许多教育,应该是那种比较规距但有点叛逆的性子吧。虽然完全没表达出来otz
  



评论(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