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绿谷真的超级暖!
目标是在11月25号搞大事情!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嘉金】拉我起来嘛

*嘉金,ooc严重

*明天第二季就开播了,超兴奋!

*希望能写出有深度的故事





01

在凹凸中学里流传着一个怪谈。

如果在深夜到操场上溜一圈,你就会遇到一位能实现愿望的幽灵。当然前提是你可以完成他提出的要求。

年年都有胆大的新生,避过生管的监控,偷偷摸摸地到这寻找幽灵。不过真的有人看见了幽灵,周围人也不知道,只当这家伙发疯。

毕竟指着空无一人的椅子说上面有人,可信吗?

笑笑过后,也因为没看到幽灵,就回宿舍了。

本来这件事就能直接这么掩盖过去,成了旁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结果真有人的愿望实现了,这倒让夜半操场的阿拉丁神灵的怪谈在凹凸中学的各个学生中传开了。都想去向这位幽灵许愿。

雷德也不例外,作为一个跳脱性子的人,热衷于各种搞事有意思的事件。同样,这次实现愿望的幽灵令他十分感兴趣,都已经做好了半夜偷跑去操场的准备,结果当天他被他姐祖玛叫走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准备付之东流,雷德向自己弟弟嘉德罗斯科普了许多关于这位幽灵的事,并请求他帮忙半夜逃宿,去给自己照张幽灵的照片来。

其实吧,对于嘉德罗斯,雷德并没有很大的希望他能答应。都准备好去找裁判球小分队来帮忙了。然后嘉德罗斯就很反常的点点头同意了。

虽然感到很反常,但雷德并没有细想,把手里的相机递给嘉德罗斯,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幽灵的事,那家伙应该知道不少。’嘉德罗斯托着下巴,透过窗看着空无一人的操场想事。





02

半夜。

等生管老师的查夜过后,嘉德罗斯从床上起来,拿个枕头塞入被子,伪造成有人在睡的样子。他就一个翻身从宿舍的窗户出去。避过摄像头走到操场。

“嘿!罗斯,你又来找我玩啦!”未见着人就听见他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就听见那家伙略带沮丧的嗓音,“又被躲过,嘉德罗斯你的反射神经这么好真的是初中生吗?”

“別皮了金,过来今天我来问你件事。”嘉德罗斯翘着腿坐在金旁边,“你在这附近遇见过幽灵吗?”

“没有啊,我只知道你遇见过。”金摇了摇头,晃着腿一下接着一下地踢墙。

“谁?”

“当然就是我啊。”

嘉德罗斯有点怀疑自己的人品。金这位小同志是他在某天溜出来开闸放水的时候遇到的。那次看见他一个人趴在地上,由于天黑,嘉德罗斯差点一脚踩在金身上。两人也因此结识。

很默契的是,两位都没询问各自的事,只是互通了姓名,然后凭借着第一印象,嘉德罗斯一直以为金是初一的学生。

结果现在得知金是幽灵,那个全校学生都想见到的家伙。心理莫名优越。





03

‘等会就可以向他提要求了!’金像往常一样盘坐在操场上,一边深呼吸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准备。以此来缓解自己紧张的心情。

这也没办法,从开始出现在这,所遇到的每个人都因为种种原因而没达成金的要求。大部分是相处久了,被周围人发现,迫于舆论而放弃和金继续交往。偏偏都是在提要求的那个晚上。

也有些人,像不知道第几届的初三生蓝眼睛,抱歉因为聊得不久,金并没有互通姓名。他超温柔的,和金见面没多久,就答应了金的要求。金那时候都感动得想哭。

在他俩双手即将触碰之际,半路杀出了一个高中生。

高中生自称是蓝眼睛的哥哥,并且以“大半夜来操场做啥?一个人开闸?”的理由成功带走了蓝眼睛。

那时候,金真的想破了规距,一个闪现到蓝哥面前。一手揪住他的领带,用力的扯下来,让他紫罗兰色的眼睛好好看看自己。可惜他不能。

结果金就再也没遇到这么好的人了。

“总之希望今天一定成功吧!”金握紧拳头,对自己加油似的挥了挥,那一副斗志满满的样子,富有感染力。

范围还挺大,凑巧染到了早到的嘉德罗斯。





04

“喂,金。”嘉德罗斯转身,看了眼平躺在操场上的金,说:“你心里有事就快说。别墨迹。”

“诶?你说什么啊?”躺着的金就这么仰头望着嘉德罗斯,一副茫然不懂的样子。只是伸出手,晃了晃:“拉我起来呗!”

嘉德罗斯拍开金的手,屈腿蹲下来,伸手撩开金额头上过长的刘海,露出他澄澈的蓝瞳。嘉德罗斯直直看着金的眼睛,语气有些不逊:“别装糊涂,听人说你实现愿望需要达成你的要求。要求是什么?”

金没做反应,就与嘉德罗斯对视。良久,因他靠的过近,金的双眸快速的眨两下,眼眶有些湿润。盯着罗斯的脸,金突然就笑了出来,“拉我起来啦!”

“笑什么!”嘉德罗斯看金笑时,眼角弯弯,嘴上的笑容像个孩童似的纯真,莫名地不想与金对视,把视线挪开。嘴上还不饶人,“不会自己起来啊!”

“不嘛——”金拉长尾音,双手握住额上嘉德罗斯的手,嘟着嘴说道,“拉我起来嘛!”

“自己起来。”

“切,你拉我我就告诉你我的要求。”

“哼,渣渣就是渣渣。”

嘉德罗斯这么说着,一手与金交握,轻轻松松地就把金从操场上拉起来。由于长久的坐着,金一个腿软就跌进了嘉德罗斯的怀里。吓得嘉德罗斯差点反手给人推出去。

“渣渣你做什么靠过来?!”

“诶哟,抱歉抱歉!腿酸站不住。”金靠着嘉德罗斯的肩支撑住身子,就着这姿势,说,“我的要求已经完成,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呼出的气轻抚着嘉德罗斯的耳垂,微不可见的染粉。还带这些许痒意,让嘉德罗斯下意识想摸摸。而后又反应过来,“要求?什么时候。”

“很简单的哦,就是把我拉起来而已。”金挥了挥手,带着些催促的语气问,“快点吧,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啧。这么简单都做不到那些渣渣。”嘉德罗斯听罢,先是嘲讽了一下以前寻找幽灵的人,再者才是思考自己的愿望。

本来认识的时候也只知道这家伙姓甚名谁而已,后来是雷德拜托,嘉德罗斯才会知道金是幽灵。但压根没想过金能实现愿望这件事。

“快说快说,我要没时间了!”

“喂那么急干——”嘉德罗斯握着金的手一空,明明还能看见,可只要一用力接触到的只有空气。“你!喂!怎么回事!”语气里带着些慌。

金笑笑,用他唯一还能接触人的手抚上嘉德罗斯的脸,掐了掐,“没事,快许愿吧!真的来不及了。”

“⋯⋯”

“诶!你在不许愿我就当作废了!”

“⋯⋯什么都能实现?”

“当然,地缚金出品,包您满意。”

“这样的话,渣渣。”嘉德罗斯握住脸上的手,盖住,上前一步拥抱住那个已经虚幻的身体,在金的耳畔宣誓,“我要你一直在我身边。”

“没问题。”

精神恍惚,怀中只剩下星星点点的荧光散去。

“可别骗人啊。”





05

金秋送爽,丹桂飘香。

经历了没有作业的六年级暑假,今天就是初一新生进校的日子。

身为初三老生的嘉德罗斯,拎着书包,对升上高中晚开学的雷德,嘁一声,随手合上门。

漫步在校园,嘉德罗斯并没有一丝想要感叹时光飞逝的想法,即使已经初三。

由于早上起晚的原因,排队的地方周围到处是初一初二年的新生。闲得无聊的嘉德罗斯就开始听起了周围叽叽喳喳的交流声。

“诶诶,你听说过没有,这所初中半夜在操场上会有一只幽灵哦!”

‘是啊是啊,名字叫渣渣。’

“知道哦,我就因为这个来报名的,有人说这家伙三头六臂,身高八尺,一脸凶样啊。”

‘啧,渣渣人如其名,就是一个弱的要死的家伙。生起气来顶多是一只炸毛的小野猫,有点可爱。’

“这么凶残的嘛,不过他能实现愿望哦!无论是什么,只要答应要求就能实现呢。”

‘骗人。’

⋯⋯⋯⋯

虽然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但那件事一直在嘉德罗斯的脑海中逗留,挥之不去。虽然痕迹都消失了,但金的样子嘉德罗斯依旧记得很清晰。连金送的小箭头饰品也还在,就别在包上的那个。

‘那个渣渣要是再出现,哼。’

嘉德罗斯报完名后就站在路中间思考,结果被一个急匆匆的人撞倒。一屁股冷不丁地撞在坚实的水泥地上,嘉德罗斯有点懵加想打爆来者。而那人则是捂住自己的帽子,先对嘉德罗斯来了个九十度的道歉鞠躬。

“非常抱歉啊!没事吧?”

脸上因狂奔而急促呼吸带来的红晕,以及慌乱的神态。都非常像嘉德罗斯熟知的某只幽灵

“喂,渣渣!”坐在地上的嘉德罗斯叫到,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拉我起来。”


金:那个,罗斯啊⋯⋯你太重了我拉不起来⋯⋯





06

短暂的时间过后,王终究是得到了应属于他的礼物,一个永远陪伴、富有生气的人——金。

  




END.

#谢谢看到这儿的各位ww
  

【雷金】总裁和天使(上)

 @太空蓝  的点梗,这么晚真是很抱歉!

*霸道总裁雷x腹黑小天使金,虽然我前面的形容词都没表现出来Orz

*不是很懂企业的职位高低,根据后桌女生的回答就当总裁最高吧

*人物十分ooc!!!预警下




01

雷狮是个新上任的总裁。其上升速度是历届雷氏集团总裁中的第一。

具体有多快呢?

这么说吧,半小时前雷狮他还带着自己大学毕业的学士帽,站在摄像机前面,准备干完这事就去找前段时间勾搭到的金毛学弟撸串。

然后灯光一闪,雷狮就被人群中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带到自家公司。看着平时跟自己直呼姓名的职员,一个连着一个叫自己总裁,雷狮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震惊!雷氏集团总裁雷豹因重病去世,其子雷狮成为新总裁,这究竟是好是坏?雷氏集团的股市会因此而跌吗?

——大学刚毕业的总裁之子是否能承担起这个重任?

——传闻在LJ大学里有人见过长着翅膀的人类,是异形还是梦中的天使?



看着新闻里那几个加粗的字体,再看看手里某前总裁在海滨被几个辣妹涂防晒霜的照片。雷狮没想做什么,就只是要一锤子糊记者脸而已。

天上的飞机在飞,地上的记者在吹。

雷狮只认为自己真衰(sui)。



02

金是个天使,临时的。

原因是他早已步入社会的天使姐姐秋,突然请假。导致上头为了填补这个空缺,派人来找金,询问他的意愿。

意料之内,金答应了。

毕竟在秋当任天使的时候,她就很兴奋地把这件事告诉金,虽然她签署了保密协议。

在那时候,金看着姐姐舒展翅膀,头上还佩戴着执行天使的黄色光环。在金严重的姐控滤镜里,秋宛若一位真正的天使一样,温柔地对待每个人。

所以当有人问他是否来接替一下秋的职务,金没有丝毫犹豫就同意了。

说到天使,他们大致分为两类。

一种是秋之前的执行天使,另一种就是金担任的愿望天使。

愿望天使,说白了就是负责收集人们的愿望的天使。只不过他们还要把愿望卡整理分类,然后统一交回天堂总部。

比起执行天使要把人类愿望实现才算成功的意料性,因为你并不能确定你要达成的愿望是一个爱的抱抱或者是一个能陪伴一身的人。

金担任的愿望天使真的是非常轻松!

怎么可能。



03

顺带一提,金是LJ大学的大二生。

今天,金依旧是在选修课上摸鱼。

虽说大家已经不是中二病那时想法贼多,但还是处于青春烦恼中的年轻人,所以金处于这个不大教室里,听到的愿望声是这人数的几倍。

各种各样且奇葩的愿望,金得简单地筛选下才记录下来,手中的笔自金一坐在位置上就没停过,感觉要麻。再加上金上次跟某位雷姓学长约好的撸串,结果被放了鸽子,心中的郁闷更是呈上升趋势。

‘午休溜出去玩吧。’



04

“总裁,这是您今天的工作。”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秘书也知道了些这新晋总裁的脾性。把文件放在桌上,便离开了。

雷狮对此没有回答,只是盯着传闻中已死的爸,每周定期一张的游玩图。心中有着一群的草泥马奔腾而过。

也不是想把这家伙拽回来接着当总裁,毕竟雷狮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接触了些公司的事务,现在收拾起来如鱼得水,没什么大毛病。

只是看着本该处理事务的家伙在玩,而自己却得替他做他的工作。怎么感觉都不爽。

再加上公司高层中总有一堆老头子反对雷狮当选总裁,每天总要搞些小的大的问题。对雷狮来说就像碾死一只蝼蚁一样简单。

但零零总总那么多,就算是蝼蚁,不停地碾死也会让人烦躁。

而且总裁这个职位的工作简直多的一逼,谁tm以前说这位置只要每天干坐在椅子上,吩咐人做事就行?最后的决策不都是总裁来搞的。

‘老子想撸串啊!’雷狮如此想着,手上的速度加快了几分。



05

“嘟嘟噜!突突突……”金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一个人悠闲地漫步在大街上。由于现在是上班加上课时间,听到的愿望声少了不少。这倒让金的右手解放了。买了只甜筒拿着慢慢舔,另一只手正翻阅着最近记录的愿望。

“!!!”金猛地抬起头,一声非常强烈的愿望传入他的耳朵。两三口解决掉甜筒,把这项愿望写进小本本:“撸串?这家伙的喜好跟学长挺像的啊……话说这声音还蛮耳熟的。”

对了,天使能听到的愿望是有一定范围的。像金这样的临时工,一般距离不会超过十米。

所以。

“哟,小鬼!你怎么在这?”一只手拍上了金的肩,顺势揽过,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带着些戏谑的语调:“该不会是逃课了吧?”

“雷、雷狮学长!”突然被人触碰的金,有点懵,看到来者,只是大声的喊出他的名字。而后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鼓着脸反驳:“我可是好学生!请假了造吗!”



06

至于金为什么会和高他三级的雷狮认识,这来源于一场误会。

那是金刚进大学没多久的时候。傍晚的余晖还照耀着大地,在晚霞的映衬下,第一颗启明星显露出来。

金一个人蹦哒着回宿舍,唱着小曲,然后就被拖进了不知名的小角落。

来者将金逼近死角,居高临下地看看着他。拿出了张照片,跟紧贴着墙的金比对下,一手按在墙上,靠近金,语气十分不友善:“你这家伙,就是金?”

金自从莫名其妙被拖走,到被一个看起来像恶霸的人质问的整体过程,脑袋还是有点晕的。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干了什么,被人雇小混混来打自己。

可是金仔细想想自己最近刚进班也没多少熟悉的人,在学校里做的事除了上课就是吃饭睡觉。顶多周末时间被之前高三的学弟一起吃甜品。

‘并没有什么很搞事的行为啊,嗯……不会是周围同学嫌我唱歌难听吧?’金左思右想只能得出这个答案。

“喂!我在问你话。”来者将照片收起来,就看金一直在神游,并不像之前那些恐慌得会尿裤子的怂货一样,升起了些好奇心,一只手摸上金的脸,用力地掐了下。看金吃痛的抽了气,莫名愉悦:“看这样子就是我弟说的金了。”

“咋啦咋啦?我可是五好良民,啥都没干!”金被掐了脸,来了些许火气,听姐姐的话要安分,但有人惹事怎么办?‘莫名其妙吧!’

“听说就是你把我处于关键期的弟弟诱拐出去玩,嗯?”来者也找回正题,收回手,直起身来,一脚踹在墙上,把金封锁于自己和墙之间,不容许他逃脱。

而金也不是没办法解决,只是好奇自己怎么就成了诱拐犯,抱着手臂:“你弟谁啊?多大?小正太吗?”

tbc.


【嘉金】拜托请看一下卷子好吗?

*暑假时写的段子,没什么实料

*下周月考完了就能正式碰手机了!



  嘉金:拜托请看一下卷子好吗?

  “现在考试开始,时间为一小时,考生不准交流。”监考老师将试卷和答题卡分发完成后,就坐在原位上玩手机。

  毕竟这次考的是政治和历史两个副科,大部分学生都不会注意,更何况这个考场里都是初二和初一的考生。对于他们来说这两科啊,及格不及格都无所谓啦。当然也有一些好好学习的学生吧。

  一小时跟之前主科考试时间相比是少了不少,但这卷子实在是太简单了。嘉德罗斯只花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解决了。然后;他就斜靠在墙上,撑着下巴看着周围奋笔疾书的考生。

  “诶诶,嘉德罗斯你做完了吗?”跟他隔了一个位置的后方的金低下头,小声的问着。

  “早做完了。”嘉德罗斯无声的做着口型,还把自己的答题卡拉下来给金看。

  礼尚往来,金也把自己的答题卡露出来。啧,好家伙!后面一面全是白的。

  所以,金指了指自己的试卷,做了个折叠的动作,又指向自己。无声的求助,“帮个忙,借我抄!”

  “你是傻吗?”嘉德罗斯无言的翻了个白眼,但手上却是在试卷上再写一遍,然后折起,为了不被监考官起疑,还把之前的那张政治试卷一起折叠。

  正好,一直坐在门口的那个监考官站起来,走了出去,嘉德罗斯看准时机将缩小的卷子丢了过去。

  向趴在桌上的金做了个手势,嘉德罗斯就转回来坐好,等着金对自己的道谢。

  结果好几波人去厕所后,金也没什么反应,连卷子都没还给自己。这让嘉德罗斯有些奇怪,他转身看向金,却发现其一脸郁闷的看着自己,而答题卡上还是一片白。

  “你为什么不抄?”嘉德罗斯有些不解,该不会是这小子这时候才想起好学生考试不作弊的责任吧。如果是,相信我,嘉德罗斯会拿围巾闷金发大财的。

  ‘老子冒着被老师发现的可能性给你答案,你他妈就因为这理由不要,是不想要裤子了吧?!’

  金还没给个回复,嘉德罗斯就在脑内脑补了一堆理由。

  然后他就看见金一脸无奈地对自己说,

  “emmmm大哥,你给我政治卷子干哈?”


咸鱼的碎碎念

已经开学了,接下来的基本不会有更新。因为手机被收,也没什么途径可以上lof了。
之前的点梗还有两个没写,真是非常对不起!
但我一定会写的!
国庆节得看运气,能上线的时间估计在十月末的时候,学校开运动会,那两天手机可以摸到。
要么是有什么特殊的事,还有就是金生日的时候,找亲戚借手机上线吧。
在学校会写手稿跟摸鱼,虽然丑的一逼。
总之,开学长弧,寒假再见吧。

【嘉金】七夕单身的一起来吃鸡呗!(下)

*嘉金,两人都是游戏迷。ooc

*晚了晚了。三路全崩,想重开一局。家人逼着早睡,有错误的地方我明早起来再弄好了




05 

 “罗斯罗斯,你说我们不会在石头下被炸死啊?”在轰炸的躲避时间内,金翘着椅子跟嘉德罗斯聊起来。

  对此,嘉德罗斯只是调整了下角色的位置,转过头,勾了下嘴角,嘲讽道,“不是我们,是你。趴在外面是想gg吗?赶紧进来。”

  “是是是,我觉得我运气没——”

  “碰!”

  话还没说完,金就被突然出现的子弹击中,所幸有之前的平底锅挡着,没掉血。

  “好险好险,你这锅真管用诶,成功避免我被爆菊!”金先是对自己依旧活着表示喜悦,然后就疑惑,“不对啊,我在这他怎么看见我的??”

  嘉德罗斯动了动人物视角,有些好笑,“你头上有轰炸标记。”说罢,他还让金转过来看他的显示屏。很清楚地可以看到一块红红的箭头在玩家jǐncháoailuosi身上。

  “Oh,no!”金无语地望着天花板,默默吐槽着自己的运气之衰。‘之前我想说啥来着,运气不衰⋯⋯flag来的真快。’

  沮丧过后,金重新移动人物位置,架起狙圌击圌枪,寻找起那名玩家的位置。好在不止金的角色有轰炸标记,别的玩家也出现了。这让金十分容易就找到了那人所在。

  开着高倍镜,瞄准人的头部连续射击,直至击倒。那名玩家还试图躲避,金表示打了你金爷爷还想跑?没门。很利落地几枪干倒他。

  经历了这一遭,嘉金二人决定先不过桥,反正自己还在安全区内,不着急。坐上车来到了之前路过的仓库里,找地方趴好,等待其他人的来临。



06

  “淦!他射中我了!”金试图挪到一个安全的区域,再做周旋,却不慎被埋伏在另一个方向的玩家爆头击倒。金控制角色慢慢爬到仓库的角落,紧贴着铁板。不停祈祷着,“别看到我,别看到我。”

  那个玩家还真眼残没看到金,就直直地走出了仓库,坐在位子上上的金简直想兴奋地跳起来拥抱一下嘉德罗斯。但他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依靠击倒后可以随意转换视角,帮助嘉德罗斯寻找玩家。

  “在仓库门口203,w的位置有一个。”

  【玩家jiadeluosicaojin击杀xxxxzw】

  “你南方465位置。”

  【玩家jiadeluosicaojin双杀ouwzna】

  “⋯⋯”

  【玩家jiadeluosicaojin五杀wals】

  “干的漂亮!嘉德罗斯!”金欢呼着,看了眼角色,将近残血,才想起自己快挂的事实,“来来来,快来拉我。”

  最可怕的不是没有希望,而是给予希望后再赋予绝望。

  也许是金的运气真的衰到家了。就在他拉起来残血的一瞬间,一颗手圌榴圌弹从远处飞过来解决了他的生命。

  【你的队友jǐncháoailuosi被wowantrijin击杀】

  “WTF!我、我、我⋯⋯”看着自己黑白视角的画面,金一时间接受不能,内心此时有一群草泥圌马狂奔而过。

  怎么说那种感受,就像是自己某次考试得了一百分,开心地准备去炫耀一番,然后你被老师告知满分一百五十。

  在金还处于死亡的震撼中,嘉德罗斯已经把周围的人清得差不多。



07

  “水里水里,你潜伏下去游得快!”已经阵亡的金凑到嘉德罗斯的电脑前围观,看着存活人数只剩下3人,推测,“这两个人估计不是一队,罗斯罗斯你在下面潜久点,让他两现互怼一下。”

  “没氧气了。这局吃鸡很稳。”嘉德罗斯看了眼角色,在水底换好喷子,盯着在上方的两个身影,慢慢游上去。

  “你得相信我,我可不是那种弱小的家伙。”凭借着出其不意的两枪,嘉德罗斯将其中一位打至半血,被另一位在场玩家几枪解决。

  【存活人数:2】

  接下来就是两人之间的对决,由于在水里,没有遮挡物,只能硬肛。一浮上水面,嘉德罗斯就开了系统连射,且次次命中另一位玩家的头部,直接把头盔爆掉,一枪爆头而死。

  【玩家jiadeluosicaojin击杀xianyutangshi】

  【胜利: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08

  “吃鸡赛高!嘉德罗斯你真的太棒了!”胜利后的金高兴地呼喊起来,激动地拥抱住坐在一旁的嘉德罗斯,脸深深地埋在他的脖颈处。

  要不是迫于体格原因,金甚至想把嘉德罗斯抱起来转几圈。到现在金依旧想不明白,只是高了四厘米却多了二十斤。可怕可怕。

  “喂喂, 别太兴奋了,你又不是第一次吃鸡了。”嘉德罗斯看似冷静地拍了拍金的肩,示意让他松开一点。

  “那是因为我第一次跟人双排吃鸡啊!之前双排老吃鸡屁圌股。”闻言,金嘟着嘴反驳,手上只是松开了一些,整个人还是搂着嘉德罗斯,可惜还是因为体格,看起来就像抱着心意物不愿撒手的小孩。

  “哦?那我运气可真是不错。”嘉德罗斯回搂着身上的金,以免掉下去。悄悄伸出手抚摸金的头发。柔软蓬松的质感真的很让人爱不释手。

  “是啊是啊,你老可是我的幸圌运星!要不再来一盘?”金蹭了蹭,眯起眼睛,兴冲冲地提议。

  突然,金好像想起什么,转到嘉德罗斯的方向,一副严肃的表情,“嘉德罗斯,你告诉我今天什么日子?”

  “……七夕。”嘉德罗斯摘下耳机,不明白这家伙问着干嘛,但对于接下来可能会有的事,他轻轻勾起了嘴角。

  “总感觉我少干了某些事⋯⋯”金挠着头,抓了抓凌圌乱的发丝,又问:“几号几号?!”

  “28啊。”

  嘉德罗斯看着金一步一步地问,跟自己猜想的差不多,虽然那个时间在意料之外,但也没差。嘉德罗斯蛮期待接下来的事能像预想中一样,然后金的话让他彻底懵逼和受到惊吓。

  “明天开学,我,我作业还没写完!!”



END.

#谢谢看到这的各位

为什么lof连回复都吃???
我已经重发了四五遍了,连和谐器都用上了还吃??
【一脸茫然.jpg】

【嘉金】七夕单身的一起来吃鸡呗!(中)

*嘉金,两人都是游戏迷。ooc

*梗来源于B站的一位大佬,喜欢看漫评应该认识。

【嘉金】七夕单身的一起来吃鸡呗!(上) 
http://gaoshizhizong.lofter.com/post/1e866936_11072d76




03

  两人安稳地进了镇,把车停在一颗树后,寻着了一栋在边缘的房子就进去。一个上楼一个就地搜。

  “三级盔、手圌榴圌弹、消声器、饮料⋯⋯”在楼下捡装备的金一个个念着拿到的物资,待有用的东西搜得差不多,金看了下角色自身,有点怨念,“这么久一条裤子也不给我!”

  是的,在安全区又回缩了一次后,金的角色依旧是穿着一条白色的内圌裤,裆圌部总是有迷之突起。

  “渣渣你好慢,我刚找了个锅,要吗?”早就搜完楼上的嘉德罗斯单枪匹马跑到外面的房子又清了一遍,从院子里进来,手里举着个平底锅。

  “锅?有什么用啊。”金蹲下来,同嘉德罗斯互换物资起来,收到了锅和30发7.36毫米子弹,金问,“你不会要我拿锅盖人吧?我又不是红太狼。”

  “那我还是灰太狼呢!把锅装在腰间,能挡子弹。”收起金扔过来的两个急救包,嘉德罗斯解释了一下,整了整装备,又扔出了个倍镜,“金你要用高倍数的瞄准镜的话,这里是个十五倍镜。”

  “可靠嘛?”金有些不确定,但还是乖乖地把锅带上,捡起倍镜,装在刚搜到的狙圌击圌枪上,试用一下,嘴里惊呼且自信满满,“我可以从这打到山上!”

  “行了行了,赶紧走,人要来了。”嘉德罗斯操纵人物正准备开门,就听见突突突地枪射声。

  因为音响的声开太大,几把枪同时发射的声音混杂在一起,突突嗒嗒的,一时间嘈杂得扰人心绪。

  “跟放鞭炮似的!”金吐槽着,身上动作也没落下,靠近窗口,几拳打碎玻璃,换上M416,开着四倍镜,将枪口瞄准了在院子门口偷偷摸圌摸进来的玩家。

  而嘉德罗斯直接上楼到天台,卧倒,架起狙圌击圌枪。因为装备着消音器,和棚子的掩护,嘉德罗斯在这一枪爆头了两三个个,也没什么人发现。换了个弹匣,嘉德罗斯开着四倍镜瞄准遗落的玩家。

  再来到金这,自动连发的几枪子弹全命中了那个玩家,绿色的血液从他身上碰射圌出来,本来马上能解决,那玩家却发现了金的位置,突突两枪扣了金不少血。有一枪差点爆头。

  金连忙远离窗户的视角,准备冒死怼人。结果消息栏上弹出:

  【玩家jiadeluosicaojin击杀woshiluren】

  还没等金反应过来,又一则消息紧接着弹出:

  【玩家jiadeluosicaojin二杀xq1772534661】

  ‘看来是来拉人的队友也被圌干了。’金想着,使用了绷带跟止疼药,将血回复得差不多,就操纵人物去外面舔包,跟嘉德罗斯招呼一声,“掩护我,我去拿些物资。”

  “可以,他们当中估计有一个有红点,给我。”嘉德罗斯换了个倍镜,注意力更加集中,盯着周围可能会出现人的地方。

  金也许是仗着有人在后方护着,弯着腰直接跑出去,舔圌起包。

  在天台上蹲了会,没看见什么人现身,嘉德罗斯就收起枪,下楼到金旁边拿红点和多余的子弹。

  舔完包后,两人徒步跑到之前放车的地方,意料之中蹦蹦被开走了。嘉金二人也不灰心,向前没走多远,就看见一辆车停在一小房子旁边。



04

  “诶,有人有人!”金在窗口跳了几下,眼尖的看见里面有两个人,向嘉德罗斯提醒。

  闻言,嘉德罗斯举起枪,半蹲着慢慢靠近门,用枪推开门,瞄准在门边的玩家,直接扫射。

  【玩家jiadeluosicaojin击杀xxpww】

  “罗斯快走快走!”金已经操纵角色往小房子里扔出了手圌榴圌弹,把还楞在门口的嘉德罗斯一个余波炸飞,保持着蹲的姿势,残血倒在地上。

  【你已被友军jinchaoailuosi误伤】

  “哈?”突然被炸,还处于一脸懵逼的嘉德罗斯。

  金赶紧上来拉人,一脸歉意地看向旁边的嘉德罗斯,“对不起对不起啊,还有你干嘛不走开?”话说到一半突然转换语气。

  “渣渣,你突然来一下,也不早说,还敢怪我?”爬进小房子,使用急救包的嘉德罗斯,特想给他来个天使的微笑,想了想还是伸出手揉乱了金的头发,顺手把挂在椅子上的帽子扣在金的头上。

  “喂喂,干嘛弄我的发型!顺一次很难的!”金不满的抱怨着,把帽檐往后转,操纵着人物上车,还庆幸,“幸亏刚刚人都解决了,要是有人看见我拉你,咱们妥妥两快递员。”

  “也不想想谁重伤友军。”回好血的嘉德罗斯跟着上了车,回答着且再一次伸出手揉金的脸。

  金也懒得反抗,就嘟着嘴,开车来到了大桥边。

因为老司机缘故,车很稳,没翻。



  刚下车,两人就看到系统提醒轰炸开始,位置偏偏好死不死就早这桥附近。

  “过来躲这块岩石下。”嘉德罗斯环顾四周,控制着人在石下趴好,催促着还在慢悠悠举枪的金。

  开着高倍镜看了眼桥对面,没人,确定不会有人堵桥。吐槽了句“运气真衰。”,金才晃悠悠地到岩石下躲好。

  【轰炸开始!】

TBC.

#我手速真心慢得要死,打字速度要疯

#谢谢看到这的各位








【嘉金】七夕单身的一起来吃鸡呗!(上)

*嘉金,两人都是游戏迷。ooc

*网断了一段时间,各位就当现在还是七夕吧

*梗来源于B站的一位大佬,喜欢看漫评的应该认识。

*这个敏感词真的无话可说。






 01

    七夕到了,又是一个虐圌狗的日子。

  嘉德罗斯托着脸看着前几天脱单的雷德,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带着自己的女朋友蒙特祖玛在这一天好好地秀一圈。

  瞧他兴奋的那样,嘉德罗斯很是不屑的瞥了一眼。明明去年大家还是单着一起通宵开黑。现在,啧。

  “滴滴滴!您的小可爱金来电话啦!”听到这来电音乐,嘉德罗斯立马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喂喂?罗斯罗斯,你有空吗?有空吗?”

  “干嘛?”嘉德罗斯有些兴奋。

  “那啥,不就是今天七夕嘛⋯⋯姐姐出去了,家里没人,你来我家一起吃鸡呗?”

  “行。”听到答复,他有些失望。

  “我跟你说如果有约的话就算了⋯⋯诶?想不到罗斯你竟然没有什么小姑娘找你啊?”

  “渣渣你很啰嗦啊。”

  “嘿嘿,那你快点啦!今天七夕,吃鸡的成功率一定会提高的!”

  挂了电话,嘉德罗斯起身换了套衣服,跟雷德打了个招呼,就下楼坐车去金家。

  “你终于来了!快点快点,我都打了好几把了。”金给嘉德罗斯开了门,牵着他来到金的房间。

  “你这配置怎么样?”嘉德罗斯默不作声地收回手,耳尖有点红。

  “杠杠的!加速器我也装了,翻圌墙到英服绝对不会卡!”金自信地拍了拍胸脯,帮嘉德罗斯开了机子,坐在位子上登入游戏。

  嘉德罗斯带上耳机,也进入了游戏。

  

02

  为了早发育,金就挑在附近的机场开始。晃悠悠地荡到一栋房子的院子里。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嘉德罗斯你快跟上!”金操纵着手中的人物,小心翼翼地接近房子,发现门没开,放心地进去捡装备。

  “我打野。”至于嘉德罗斯,他降落在机场外围,准备在外打野,拿到枪后再进去支援。怕金死得太早提醒了一句,“喂喂,渣渣一个人要苟住啊!别浪。”

  “放心放心!”金很是不在乎,搜刮完这一栋楼,跳窗到小房子里,转头向嘉德罗斯保证,“我可是能零杀吃鸡的人!”说完还蛮骄傲地扬起头。

  “这有什么好炫耀的?”嘉德罗斯这局运气不错,才走了几个防空洞,身上的装备差不多就齐了,便在四处找齐车来。接着聊,“零杀?那最后一个人怎么死的?”

  “诶嘿!那家伙贴命圈干掉了一个队,然后舔包的时候又没发现药,被辐射弄死了!你说是不是特有意思。”金说起这局整个人都愉悦起来,结果手上操作一缓,一枚子弹就从面前射过去。吓得金立马让角色蹲下来,开倍镜躲在草垛后瞄准,突突突射圌出几枪,一发没中。

  旁边找到车的嘉德罗斯凑过来看,啧啧几声,吐槽,“你这命中率太低了吧!”

  “那是因为我拿的是二倍镜!”又跑进一栋房子的金反驳着,往地上一捡就是个四倍镜,“看看这回我可不怂!”

  “是是,快点出来吧。我找了辆蹦蹦。”嘉德罗斯坐上去,往金的方向开来。在途中眼尖机场边缘里金不远处有一个人正在下落。“渣渣,你305方向有一个刚跳机的。”

  “是嘛!哇咔咔!”金换了把喷子,靠近下落点,那家伙一落地,冲上去就是两下,“让我来破坏他游戏体验吧!”

  “诶诶诶!!擦!有人埋伏我!”金刚打死了个人,就挨了颗子弹,立刻趴下来,开了四倍镜瞄准,突突突几枪就把人射的趴下了,再来几枪解决一个人。爬到一个草丛里使用绷带回血,金这才用空说话,“还敢蹲你金爷爷!幸亏我药多。”

  “上车上车,安全区开始缩了。”默默干掉两个准备怼金的人,摇摇晃晃地开着蹦蹦来找金。

  待金上车后,嘉德罗斯驾驶着蹦蹦开入离着蛮远的P镇。

  “罗斯罗斯,你现在装备怎么样?”路上闲得无聊,金随口一问。

  “三级头,二级盔。有把98k,子弹二百发。”嘉德罗斯翻了翻背包说,“闪光弹跟烟雾弹各有两个。”

  “诶,那你很肥哦。我头是二级的,身上有把喷子跟M416,只是我喷子就两发刚用完了。”金说,“不过我药多,急救包有五个,等会分你两个。”

  “行。”嘉德罗斯开着蹦蹦上了山,下坡的时候重心不稳,整辆车向前倾,眼看要翻大声提醒,“下车下车!”

  “哈?”身体快于大脑做出反应,金赶在翻车前一秒下了车,但难免受了些伤。操纵人喝能量饮料,调侃旁边故作淡定的嘉德罗斯,“未成年就不要学习老司机开车了,没驾照容易翻啊。”

  “滚。我高二成年了!”嘉德罗斯空出手,揉了把金的脸,控制人物跑进P镇。

TBC.

吃鸡:游戏绝地求生大逃杀第一名的意思。

舔包:人死后身上所有东西都会在一个盒子里,可被别人获取。


#那位大佬喜欢防不胜防

#谢谢看到这的各位


【凯金】谢谢,我不是腐女

*主凯金,虽然没写什么实内容

*人物ooc,不清楚能不能打all金标签这文,有提起一些其他cp的东西。

*错误的话我会撤销的!

*没有怼人的意思。且文不对题。




  我是凯莉,现正参加凹凸大赛。万年排行榜101名就是我。每天在这个男性成群的地方,是该找点乐趣让自己没那么无聊。

  所以,这跟你们认为我是腐女有什么关系吗?

  金明明是我的。

  依旧是咸鱼的一天,凯莉照例翻了翻论坛。也不知道是哪个参赛者扒出来金和格瑞的关系,在某个知名的网站写起了两人的同人文。稳进淘汰赛的人窝着,闲着刷论坛,萌上了就开始写文。

  总不缺乏文笔好的太太和大大,也拉了蛮多的人入坑。然后又有参赛者在现场围观了嘉德罗斯、金和格瑞三人的日常,一时间嘉金瑞的大三角又火了起来。

  后来基本只要金跟谁接触了,总有那么些运气好的参赛者看到了,稍加修辞,然后又一新邪教诞生。

  结果因为关于金的cp多,让许多刚入坑的萌新不知道站哪个队伍,于是all金出现了。

  哈?你问我为什么是all金?很简单嘛,性格能力样貌还有直觉。

以上,就是凯莉自金来后,在论坛所看到的现状。

  emmmm萌腐向cp没什么不对,毕竟凯莉自己也有喜欢的cp,只是为什么我不是上金的那一个?!

  大部分all金文里,凯莉很悲伤地发现自己永远逃不了神助攻这一角色。

  例如某攻需要金现在的位置啦喜好啦等等,都tm是凯莉给的。

  凯莉:我看起来像是这么会卖队友的人嘛?
  

  顺带一提,凯莉萌的cp是凯金。

  可惜有点冷。

  
  网站上的凯金文跟腐向金受文相差量很大,而且凯金中大部分是性转后的凯莉。难道小姐姐就攻不起来吗?道具play晓得吗?凯莉默默地吃着不多的凯金粮,甚至想爬墙去金凯。

  但想起上次金凯粮吃着吃着,突然副cp崛起,结局全在提这对副cp。那感觉仿佛吃了掺了shi的糖,凯莉一回想起来,就掐灭了自己翻墙的幼苗。

  还是凯金好吃。

  翻完不多的粮,凯莉觉得纯正的凯金文很少,大部分都是以all金做汤底。伤心。

  ‘估计是凯金这对cp没什么爆点?’凯莉推测着。

  你看啊,瑞金是幼驯染,一个冷淡一个热情;嘉金是天降系且同发色,日常拌嘴就像小孩间无足轻重的争吵,马上就会和好;雷金有点像霸道总裁类型,但雷狮已成年,看似浪实则稳的人,对金会有些照顾;卡金两位是甜食党,坐在一起吃蛋糕时,一个安静地听着,一个说着⋯⋯

  等等!这么想,凯金的确没什么爆点啊。

  
  正当凯莉陷入沉思时,一个人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说:“凯莉凯莉,出来看看。”

  “金?”凯莉抬头,看了眼没发现格瑞的身影,问:“怎么了?”

  一边跟着金的步伐,一边听他抱怨,“还不是嘉德罗斯那家伙又看到我们,上来看了我一眼,跟格瑞聊了几句,突然打了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金,要不咱两去刷分吧?”凯莉估摸着这两人的争斗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拆了颗糖递到金嘴边提议着。

  “可以啊。”金就着凯莉的手把糖卷到嘴里,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干,就答应了。

  ‘!’手指不经意间被温软的舌尖蹭过,凯莉看似冷静实则慌张的收回手,悄悄地握住被触碰的食指,“走吧,我们去沉默地穴。那里刷分快!”

  看着金跟着自己,远离两人,凯莉默默对自己竖了个拇指,‘计划通。’

  呵呵,让你两打,金我就先带走了。

  
  最后总结一下,凯莉知道自己虽然网上的凯金粮比不上那些很火热的cp,但那些终究是虚拟的,现实里的金是属于我的!

  现实的真正HE是凯金!

  
  哈?你问我要爱情动作咋办?

  
  喂喂,你们不知道柏拉图式恋爱吗?
  

Fin.


沉默地穴:嚎哭地穴的姐妹穴。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手机版lof不能插入图片就重开一个好了,找图找了半天。
那个所谓的【天使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