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目标是在11月25号搞大事情!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嘉金】只会做甜点的厨艺主播

@京城遛鸟林大爷 的点梗。搞半天弄懂了怎么艾特。

*美食区up主嘉x小透明金

*人物ooc预警,以及那个甜点的做法是搜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对的

*之前两位提供群的谢谢啦!等手机线到就去浪!




  J是AT站的一个厨艺主播,在这个颜值决定一切的地方,J是一股泥石流中的清流。

  定时直播做甜点,且只做甜点。虽然以前J是只发视频,连话也不愿意说,每次只有金色的字幕在旁边解说。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天开了直播,慢慢地火了起来。

  不过J直播有一个习惯,在甜品完成后,会直接吃掉,只留给观众几秒的流口水的时间,然后就只能看见一碟空空的盘子。让许多人怨念颇深。没办法,成品看起来就让人胃口大开。

  不过也有例外,J有的时候会把做好的甜点就放在桌上,好好地摆好餐具,明摆着就是要送给别人吃的样子。也有人问过,可惜J对此并不想回答。



 金是这位J的忠实粉丝,他经常会蹲守在手机前,等待着直播的开始。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金是位甜食爱好者,且是一个手控。早在J还在发视频的时候,金就关注了这位up主,一直到现在,可算是骨灰级别的老粉了。

  在翻到J主页上今天不直播的消息,金十分沮丧。翻了翻以前的视频解闷。

  金在看直播的事基本没人知道,原因只怪当初金还没搞懂昵称的重要,以为就是要填真名。对,金的ID名就是金。

  如此诚实,也让许多见过这ID的人,不会认为这就是金。人都多大了,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金在此悼念曾逝去的傻气。

 

“碰碰!”门口传来了极大音量的敲门声。

  金看了看手机,内心琢磨这晚饭的样式,走到门前打开锁,就看见一袋子肉类映入眼帘。

  嘉德罗斯一手抱着一大袋子,敢情你老,是用腿踹我门地啊。金庆幸了一番自家实木门的结实。

  “喂!渣渣,发什么楞!”嘉德罗斯一来,就瞅见金这家伙站在门口,也不知道神游到哪。他把手中装蔬菜的袋子递出去,脸色不悦,“也不知道帮忙啊?”

  “哦哦!”金顺手接过,到了厨房里。花了点时间做了两碗面。

  招待完嘉德罗斯,金把碗筷洗干净,放进橱柜里。擦了擦手,金准备在刷一刷J以前的视频,来回味。

  刚打开手机,主页上就弹出一则消息。

  【您关注的up主J已经在直播间等您了哟!】

  默默吐槽了下这个软件淦淦的提醒字样,金点进去,离开播还有一点时间。金先退出来刷了刷微博,就看见说好今天不直播的J又新发一条消息。

  【7:30直播。】

  已经习惯这位up的变化无常,金瞄了瞄上方的时间,正好30。回到直播间,才听到一句J的开场白。

  “哟,各位,这里是J。”

  然后就被卡退了。

  因为上涨的人数太多,导致服务器有点处理不过来,金的手机又是比较旧的型号。等个十几秒,再点进去,已经是正常的画面。

  日常的【J大晚好啊w】发完后,金就摆好手机,看起直播。

  “今天,我们来做草莓慕斯。”依旧是熟悉的带着些电子音的正太音,J先将所需材料介绍一番,然后开始了制作。

  【噫!草莓慕斯啊】

  【J大说好的下次做蛋糕呢?ψ(*`ー´)ψ】

  【诶诶!不是说今天不直播吗】

  【hhhh楼上一脸懵逼】

  【前面的,多混混你就知道J大的本性了啦】

  “这里要把动物性淡奶油打发,然后倒到之前的慕斯糊中搅拌均匀。记得分两次到。”J一边进行着手上的动作,一边瞄了眼弹幕回复,“蛋糕快了,这回有事。”

  【哦哦哦哦】

  【啊啊啊!J少的手超好看啊!!求舔!】

  【up主为什么要带变声器?】

  【前面你别妄想了!J少已经跟我定终身了!!】

  【滚滚滚!】

  “搅拌完的慕斯糊装到裱花袋里,然后挤入模具。”J做的差不多,把模具轻轻摔几下后放入冰箱。“各位要想送人的话,别忘了在桌子上敲几下模具,那样看起来会更加美观。”

  【噫!那J大又要送人嘛】

  【又?up主经常送人吗?】

  【前面一看就是新人啦!J大大经常会把一些甜点投喂给一个不知名的人哦!】

  【呜呜呜,我也想被J大投喂!】

  J抬起手,看了看时间,敲了敲桌面说,“离慕斯冻好还有一段时间,现在是随便提问环节。”

  【随便提问?真的能什么都问吗!】

  【那J少你怎么一直不露脸啊!】

  “脸?我一直露着。只是我很高,摄像头没法录到。”J拿出装饰水果,看了看时间。

  【诶诶!那up主你身后那根黄黑相间的棍子是什么?】

  【我错了,楼上真萌新!在AT站玩过一段时间的人都知道】

  【J大是一个只会做甜点的人啊】

  【那根棍子叫大罗神通棍,名字超帅是不是】

  【然而它只是一根擀面杖】

  【J大很厉害的!做碗面都能把厨房炸了!真的】

  【所以那根棍子就没什么用,挂那做个念想】

  【大罗神通棍:我大概是根废棍了】

  J摆好盘,将冰箱里拿出来的慕斯做了装饰,放好小叉子。

  “这次直播就到这,我是J,我们下次见。”说完,J大就关掉了直播。所有围观者的手机屏幕都一黑,许多小伙伴都准备退出的时候,隐约听到了什么,这时一条孤零零的弹幕出现在屏幕上。

  【那个,还有谁在吗?】

  众人沸腾。

  【我我我!我还没退掉!】

  【+1!我好像听到J大走路的声音??】

  【前面的兄弟我也是!还以为*多了出现幻听了】

  【不是吧!J大难道只关了摄像头?】

  【有可能!我突然想知道J的甜点给谁了!】

  “金!”嘉德罗斯对着门口喊了一声。却忘记自己还带着变声器,声音弱化了许多,导致隔着三道门的金听不见。但是,在直播间里的金听得清清楚楚。

  【节操小分队:看样子金就是被J大的投喂对象了

  搞事小分队:各位各位!你们想想你们附近有没有叫金的人啊!!

  木:我没有可惜了⋯⋯伤心T_T

  水晶烟:都是三个字的绝望在地上

  金:喵喵喵?

  J大我老公:我擦!楼上神ID!

  正面上我:前面的万脸震惊233

  阿芥小天使:好像是J大后援团的人啊】

  金现在捂着脸,双眼禁闭着,一副超治愈的样子。‘J大念我名字了!正太音好萌啊!!’

  而嘉德罗斯也发现自己装备没脱,把变声器之类的东西摘下,靠近桌子,摸了把手机才知道自己直播没关好。嘴里还念叨着,“金那个渣渣!”后关掉直播。

  【哇喔喔喔!!!本音!!】

  【妈呀声音苏炸了!!】

  【J大娶我吗!!!】

  【爆音来的太突然,以至于我下楼跑圈,瘦了30斤!】

  【好了各位,我要沦落为手控+声控了!】

  弹幕依旧在屏幕上滚动,金听完刚刚的声音,第一反应是‘J大缺暖床了吗!’,第二反应‘我擦!这不是嘉德罗斯的声音吗?’

  而后。金深呼几口气,平缓了心情。自我安慰着只是撞音了,J大超温柔的。然后门口的敲门声就打碎了他的妄想。

  “渣渣,你怎么才来开门?”嘉德罗斯一手护着甜点,一手不耐烦的敲门,“时间一久,甜点就没那么好吃了。”

  “不,不好意思啊⋯⋯”金刚处于震惊状态中,忘记了每天这个点嘉德罗斯的来访。

  “喏,你今天的甜点是草莓慕斯。”嘉德罗斯把甜点放在了桌上,向金介绍。

  然后金很反常的就站在原地,一抖一抖不知道在想啥。照理来说他会先扑过来给自己一个拥抱,再坐下去享受甜点。脸上那满足的表情超可爱的。

  “金?”嘉德罗斯走上前拍了拍金的肩,“你不会是嫌弃我的技术吧?嗯?”

  但金还是不动,还在一抖一抖的。

  良久,金抬起头开口,“请问你就是那个一直不会做正餐的大J吗?!”

  “滚!甜点也是正餐好吗!”

  

  嘉德罗斯,金曾经的邻居,现在的同居人。

  

  草莓慕斯蕴意为——酸甜的爱情。

评论(13)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