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吴邪真的超级心疼他!
mafu的高音简直爆炸啊!
用佣兵开机子快乐!


大概也许明凌晨能更新?〔非凹凸〕

上面假的。

长时间不上线,到今年暑假。

梦想是一中。

祝所有的本命都能幸福安康。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敌联盟出、常出和一系列冷cp

【荼岩】就算是扔垃圾,也请注意虐狗夫夫!

*啃老本xx一个小短篇x

*人物ooc略严重Onz

*可以接受的请往下看ww
  


设定:常客荼x店员岩
  
  瑞秋是勇冒咖啡店的老店员了,最近,新来了一个实习服务员。

  
  他的名字叫安岩,一个还在读大二的学生,听说是因为要自立的原因,就趁着今年暑假来打工。

  
  整个小伙子看起来白白净净的,一张略圆润的小脸配上一副圆边眼镜挺讨喜的。之前刚进来做事笨手笨脚,不过基础的一些能力还不错。现在除了有时马虎之外,进步很大。

  
  无论是长相还是品行都十分符合标准,在店长的同意之下,安岩就被瑞秋提为正式员工,由于学业问题,规定安岩只需要在没课的时候过来做事就好。
  

  对了,这家店的常客神荼哥哥好像很关注安岩呢!
  

  以前来的时候,基本都是匆匆的点个外卖就走了,风尘仆仆;现在,一般只指名安岩点餐,在角落里小饮着咖啡,呆整个下午。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瑞秋就会看见神荼哥哥的目光会默默地跟随着安岩的背影,会一直呆到安岩下班,会和安岩同一时间来到店里,还会和安岩一起离去。
  

  安岩也是有点变了,有时候会看见他扶着腰来店里,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或者精神满满地来到店里,那么,在那天神荼哥哥就会一脸不爽外加郁闷的在店角落里度过一整天,表情起伏得可大了!


  之后,忙好手上事的安岩会上前一脸红晕地允诺什么,之后两个人就会消失了好久,唔,混小子,把事丢给我一个人干!
  

  这还是一年前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很有分寸的,一切都在私底下进行,然而现在⋯⋯用瑞秋的话来讲就是,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麒麟臂,忍不住想举起火把是怎么回事?!!(╯‵皿′)╯︵┻━┻
  

  夕阳西下,温暖却不灼热的阳光斜照在这咖啡店与成品屋之间的小巷里,隐约地照出两个人的身影。


  ‘碰’


  高挑男子一手靠在墙上,一手按住身下人试图挣脱的身躯,从上俯视着,一双狭长的凤眼里露出几分委屈,“安岩,你不理我。”


  “诶诶,神,神荼,你先起来再说!⋯唔!嗯⋯”安岩被困在神荼的臂弯之中,整个人都因为过于浓烈的男性荷尔蒙而脸红,面色慌张的想摆脱这尴尬的情形,没动几下,就被眼前突然放大的俊脸愣住了。


  唔,唇被神荼封锁着说不出话来。神荼那富有技巧的吻技也让安岩渐渐软下了身体。


  待一吻毕。


  神荼抬头,慢慢离开了安岩的唇,唯有一条银丝相连。他上挑眼注视着怀中的人,因着缺氧而胸口上下起伏,白皙的脸上潮红一片,眼镜这种碍事的东西早已经被摘下,露出安岩被生理眼泪迷蒙显得的双眼,微张的嘴,隐约可看见内里的舌,以及那微不可闻、近乎呜咽的甜美呻吟⋯⋯


  真的很想把你当场办了啊


  神荼如是想到,细长手指沿着衣服下摆探入⋯


  “啪!”一个袋子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弧度,准确的落在小巷的废弃物箱。


  荼岩二人沿着路线看向站在小巷口,手里还摆着抛投动作的瑞秋。


  “……你,你们继续啊……我,我什么都没看见!”瑞秋看着这要进入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画面,匆忙地掩饰了下,就赶紧回店了。


  谁知道会看见这两位的!她只是出来扔个垃圾的!


  玛德!店长我要请假(╯‵皿′)╯︵┻━┻

【完】



#表示这是开学前的最后一发x

#手机电脑什么的都已禁用〒▽〒

#非常感谢看到这的各位读者ww
 


  
  

【荼岩】元旦快乐!

事实上跟标题没什么关系


【短篇】路边捡醉汉(1)

设定:醉汉荼x巡警岩


#没头没尾的故事,会坑?

#第一季快播完的时候入坑,但现在才发,果然各位大大的粮把我喂得太好了233



  
 

  设定:醉汉荼x巡警岩
  
  安岩是一个巡警,半夜党的那种。据说是这家伙学生时期打电脑都是夜醒昼睡,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习惯,管理部的人看安岩白天一上班就打瞌睡,为了效率没办法,公司上头才把他调到晚上。
  
  
  
  
  
  今夜,月朗星稀,路上只有零零落落的行人经过,车辆也是难得的少了起来,估计相隔十多分钟才会有一辆驶过。即使这样,可巡警安岩依然执行着他的工作,到处闲逛【划掉】巡逻着。
  
  
  
  
  
  在某某街道某个路口的路灯下,眼尖的安岩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人半躺在护栏上。本着为人民【看】服【热】务【闹】的义务,他快走几步向前,还没看清人家脸呢,就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酒味。
  
  
  
  
  
  A了个B阿!这哥们是失恋了吗?喝这么多的酒!
  
  
  
  
  安岩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拍了拍醉汉的肩膀,问道:“兄弟,醒醒!我送你回家。”说着,就将地上的人扶了起来。
  
  
  
  
  待帮着人站好之后,安岩不禁有些羡慕他......的身高。
  
  
  
  
  目测至少有180cm以上,体态修长,两条大长腿十分符合女同事心中的标准,窄臀细腰,啧啧,皮肤相较于一般男性,要白皙许多,当然要忽略掉他手上的绑带就行了。这年头还有人搞非主流啊。
  
  
  
  
  嘁,不就是大长腿!皮肤白!绷带怪人嘛!话说,这张脸看起来怪眼熟的......
  
  
  
  
  “家?......我...没有家。”在安岩努力搜索记忆的时间里,半靠在他身上的醉汉已经悠悠转醒。
  
  
  
  
  “诶!你没有家吗!?”陷入深思的安岩被肩膀上的人吓到了,一个激灵,站直了身子,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这声音听着颇耳熟阿......
  
  
  
  
  等等!声音清冷!皮肤白皙!身高180以上!手上缠着有些旧的绑带!最重要的是,这人长的比我还帅!......我去,这不是当初大学里的名人的那啥...神茶!呸,神荼[shu]!
  
  
  
  
  说真,安岩根神荼关系也没多好,可以说是彼此之间都是陌生人。更何况,哪时候安岩天天宅在宿舍里打网游,连饭都是江小猪带进来的,对神荼这个人的认知还停留在字面上。真正记住神荼主要是因为这货是个霸道总裁级别的富豪!俗称有钱人!
  
  
  
  
  ps:只要带上他,再也不怕没钱充!
  
  
  
  
  因着大四那年的毕业晚会的地点处于某种原因被定在神荼[shu]家。
  
  
  
  【万恶的资本阶级啊(╯‵□′)╯︵┻━┻】所以,安岩对神荼家的位置还是有印象的,貌似就在这附近。
  
  
  
  
  踮脚,往附近瞅了瞅,果然在附近发现神荼家的安岩,扭头,指向那个地方,对神荼说:“那不是你的家吗?”
  
  
  
  
  一直倚在安岩身上休息的神荼第一次睁开双眼,露出他[ ]的蓝色双眸。他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安岩,看的快把安岩弄炸毛的时候,才缓缓开口道:“那只是我的房子,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只有......
  
  
  
  
  最后的语气似乎因醉酒的缘故而过于激动,说完这话的神荼竟是直楞楞地倒了下去,吓得一脸懵逼的安岩赶紧上前接住。
  
  
  
  
  怎么办!?富人区那里就算是巡警进去也要费好大的权限,看样子,现在只能带回家了。
  
  
  
  
  看着轮班时间差不多到了的安岩扶好身边的人,艰难地背上,无奈的做出了这个决定。
  
  
  
  
  诶!这家伙真沉!
  
  
  
  
  而偷趴在安岩背上的神荼则是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

fin.








【超短篇】撩妹梗进化版

设定:想反撩·戏少·荼x撩人狂魔·中心·岩


  
#想写一只会撩人的安岩,然而完全体现不出来orz

#ooc绝对有√

#私设“种子本能”

可以接受的请往下看






  安岩是整个小区公认的撩人狂魔,具体来
说,是不分性别年龄的那种。
  
每次只要有年轻漂亮的女生或者男生跑到
小区里来,不用猜,又是一个迷上了安岩的孩子。

这时候,脑补强大的围观群众总是会好心地指路:前面左拐第三号楼第八层1209室,叫我雷锋不谢。然后看着妹子或者汉子满脸通红or一脸激动地走出来,留下一地单身狗的怨念。
  
  啊啊啊,又是一个被攻陷的妹纸啊,这周的第几个来着?
  
  但是,作为当事人的安岩表示我也不知道这为什么,每次跟那些女生们聊着聊着,她们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捂着脸,从脖子一直红到脸,还总是发出那些,嗯,很奇怪的声音。
  
  【友情提醒:有过经历的女生应该能猜出,就是发现了某种珍♂稀生物时的尖叫声,至于尖叫声是什么,还请自行想[滑稽]PS:这些是看班上的女生的行为猜的】
  
  而那些同性的男生,经过聊天,他们有一些会直接冲上来拥抱,嘴里说着安岩不太懂的词汇,什么‘1啊、0啊之类的......’,还有一些会成为安岩的朋♂友。
  
  因为这种无时不刻撩人且撩人成功率100%的技能,许多想脱单的男性都纷纷过来拜师询问,对此,什么都不清楚的安岩只能尴尬地挠着头,打着哈哈:这大概是我‘种子’里潜藏的副作用、本能之类的吧。
  
  于是那些想偷师【划掉】脱单的男性们只能羡慕的看着安岩离去,内心默默的悲伤成河:
  
  嗷嗷啊,好想要这个本能啊!我对这个副作用真特么绝望了绝望了......世界一定是妒忌单身狗的......
  
  ※※※
  
  然而,安岩苦恼,他并不大家想象当中的那种无下限的撩人狂魔,【我也是有节操的好伐!】事实上,安岩意外的是一个有点二且傻傻的孩子,他不太会懂得去拒绝别人,只能自己非常蹩脚的谎言来瞒过别人,这种欺骗别人的感觉,总是令安岩有一种罪恶感。
  
  ※※※
  
  在回家的路上,抬着头走路的安岩被拦住了,低头一看,一个穿着制服的青涩少年略有些拘束的扶着自己的帽子。
  
  见安岩看过来,少年抿了抿嘴,抬头道:“大哥哥,谢谢你!”
  
  没反应过来的安岩懵了。
  
  一旁走过的几个小区里的同龄男生靠在一起窃窃私语:“阿拉啦,快看啊,安岩又在撩人了!哟,这回是个男生啊!”
  
  听到这些的安岩有些不知所措地站着,眨了眨眼睛,恍然想起这个少年是他前几天偶然救下的。
  
  当时的状况挺危急的,也没怎么细看人。
  
  “诶,没关系的!倒是你,没出什么事吧!”安岩有些担心,虽然最后被他推开躲过了那一击,可他没怎么注意方向,保不准撞上哪里的。
  
  少年突然笑出来,露出灿烂的笑容说:“恩,没什么大碍,大哥哥你很及时地推开了我,反而是你,没有事情吧?”
  
  “当然没事,这点小伤还行。”
  
  于是他就和这个少年用男生的方式愉快地交流起来。
  
  安岩很开心,心中已经把这位刚见面没多久的少年当成了朋友。
  
  ※※※
  
  “诶诶诶,你知道吗?安岩最近又撩人了。”
  
  “晓得晓得,听说还是个男生撒。”
  
  “喂,你们说,安岩不是看上♂了那家伙吧!”
  
  “我觉得玄乎。”安岩明明就是下面那个。
  
  聊天的四人组纷纷转向安岩,没办法这都是‘种子’的本能啊!
  
  而此时安岩正在独自烦恼着:阿赛尔要约自己出去诶,要怎么办?
  
  都怪那些人整天【哔——】,搞得我也【哔——】了。
  
  当然安岩的本质还是呆萌的,他单纯的认为:阿赛尔是有麻烦了。
  
  所以在放学后,他按照约定来到街边的一家咖啡馆,坐在靠窗的位置静心地等待。
  
  结果,他并没有等来少年阿赛尔·秦,而是等来了一个自称是他哥哥的人。
  
  “你就是要撩我弟弟的人?”青年双手交叉,好看的凤眼微眯起。
  
  “诶诶诶?!”安岩被吓了一跳,然后通红着脸慌忙地解释:“不、不是的!我和阿赛尔只是朋友关系!”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安岩认为对面的青年好像松了口气。虽然从表情上看不出来。
  
  “既然,你有胆撩我弟弟。”
  
  你没有听见吗?!我和阿赛尔只是朋友啊!
  
  青年瞥了他一眼,突然搂了过来。
  
  “那么你一定已经做好了被愤怒的哥哥撩回来的准备吧,恩?”
  
  安岩不知所措地看向青年。
  
  “神荼。”青年往他的耳垂上轻吹一口气,满意的看着它染成粉红色,轻轻说道“我的名字。”
  
  ※※※
  
  阿赛尔望着天空:不知道我那愚蠢的哥哥做得怎么样了啊,我对这个xi...嫂子真的很满意啊!
  
end.



“种子本能”:被种下种子的人会散发出一种不由自主想要亲近的感觉,俗称魅力max。


感谢看到这里的妹子or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