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目标是在11月25号搞大事情!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all金嘉金】性转篇:邻居家的小萝莉

*性转性转!高能预警,不适应的就划过这篇吧

*这篇主嘉金,隐瑞金。请注意避雷

*人物ooc,嘉德罗斯没有写出那种小孩子的感觉

*可能是我老了…




【正文】

金有个同毛色的邻居,准确来说是邻居家的小孩。

一个叫嘉德罗斯,爱炸呼呼,有点暴娇的萝莉。

跟金这个没什么大人样的脱线女玩的意外不错。

金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是在街上买衣服的时候。

说真,要不是后来跟祖玛姐口中亲自证实了嘉德罗斯是个女孩,金可能打死都不相信那天见到的…奔放的小孩是女生。



那天。

金心如死灰的被自己哥哥秋拖上街买衣服。对此,金表示自己的衣服够穿,然而秋的理由让她无法反驳。

“你一个姑娘家的,天天穿黑色衣服黑色裤子黑色鞋子成什么样子!要有一点女孩子气啊!”

'所以这就是你拉着我们从街头逛到街尾的理由?!'来自于换衣频繁要疯的金。

期间,金多次无视秋'小裙子小裙子!'的眼神暗示,累得趴在格瑞身上,心想着要不要直接和格瑞先走,让哥哥自己逛去。

接着,秋就把她们又拉进了一家店里。/微笑

由于金是秋唯一的妹妹,所以秋都尽力将金的一切做到最好的,衣服也不例外。

料子得好,款式新颖,衣服裤子搭配得合适等等要求,可金认为穿起来不傻、舒服点就行。

至于颜色,秋金二人也是个有分歧。金提议的黑色直接pass,家里的衣服全是这色好吧!对于金在刚逛街中突然喜欢上的白色也被pass了,理由:…料子太薄了。夏天的衣服不都是这样的么?!

“太透了。”格瑞一手指出了最关键的问题,一手捂住自己的鼻子。蓝色的……

终于挑中一件上衣,秋到一旁跟店主讲价去了,金无聊的看着店内的人,然后就看到了新一代暴露狂(x)的诞生。

只见一个同是金毛的小孩十分豪迈地把整件连体衣脱了下来,露出了平坦的上身和一条平角内裤。

'老哥,稳啊。'金依旧靠在格瑞身上,看着这一幕,想着现在的男孩都这么开放大胆啊,摇摇头,想感叹一下现在世风日下。然后金毛男孩就其父母套进了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带蕾丝边的。

“!!!”金表示脸火辣辣的疼,觉得这种事情不能只让自己知道,就悄咪咪的靠近格瑞的耳旁说,“诶诶,格瑞,你看你看这到底女生还是男生啊。”

“…女的。”格瑞摸了摸被金不小心蹭到的耳朵,热热的,有点痒。

那年,她们十五,她仅九。



后来玩得熟了,金就老是拿这件事调侃嘉德罗斯,没办法,谁让她不喜欢穿裙子呢。虽然金也不喜欢。裙底下空空的,风一吹,就凉飕飕的,没什么安全感。

对于金来说,和嘉德罗斯成了邻居是件相当不错的事情。你看啊,又多了一个朋友,平常秋啊格瑞啊不在家,还能去找嘉德罗斯玩,顺便蹭顿饭也是极好的。金表示雷德哥的手艺超赞,就是看不见嘉德罗斯的父母。

港真,嘉德罗斯虽然是个女生,但是格斗游戏真是玩的六到飞起,但就是《超级玛丽》这游戏,她简直比小白还小白。

“哈哈哈!嘉德罗斯,你…哈哈哈哈!不行不行,让我乐会……”金一手握着手柄一边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我玩这么久第一次知道,那个蘑菇是用来补充生命的道具!”

好在嘉德罗斯已经习惯了,淡定地按下重启。只是将游戏类型换成了格斗。

慢慢的女孩开始发育成熟,成为了少女。



一天,嘉德罗斯和金依然窝在一起玩游戏,打《超级玛丽》。

一如既往,幼女犯了错,少女笑。只不过,总有一个弧度随着少女的笑声而晃动,格外惹眼。

还是个萝莉身的嘉德罗斯控制不住好奇心,上前戳了戳,又弹了出来,软软的像上次偷玩的面团。

这让她十分疑惑,便问道:“金姐姐,这个是什么?”说罢,还多揉了几下,这手感真棒。

“是胸部啦,等到你长大了也会有的!”金一把攥住嘉德罗斯的手,制止了幼女还想玩下去的意图。'好痒……'

“哦。”被阻止的嘉德罗斯感到有些扫兴,但也不在意。悄咪咪地缩回金的怀里,感受着后方柔软的触感,'一个舒服的靠枕。'

金调整好姿势,搂住怀中的幼女,兴致勃勃的提议,“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我们再来一局吧!”

“嗯。”



随着时间的流逝,金从初中迈入高中,高三毕业,考到了全省有名的凹凸大学。因考的学校离家太远,金就成了寄宿生。

而嘉德罗斯也终于上了初中。

说起寄宿生,这个身份在凹凸大学一般是一个月回家一次或者半个月回家一次。而且金的家离这学校还挺远,回来的次数肯定是比初高中时的少。

所以邻居家的某嘉性幼女每次都要搂着金大半天,快赶不上校车才放人走的这种事就不要揭露了吧。

虽然这位幼女经常是用“你走了,我就没有靠枕/游戏对手”的理由,但是红红的眼眶已经暴露你了!



最近,嘉德罗斯所在的学校举行了一次文学交流。通俗点就是带这群初中生去大学里参观一圈。嗯,这次的大学就是金在的凹凸大学。

然后她就暗戳戳的报名了。

“同学们,这里是……”跟随着大部队在这所学校里四处逛着,听着讲解员叽里呱啦地不知道在说啥。

偶尔有路过的大学生,嘉德罗斯都会探出头去看看,发现不是要找的人就缩回去。

迎面又走来几个个学生,五颜六色的毛色十分吸引人注意。银色、白毛、黑色…就是没看到金色,嘉德罗斯再一次的低下头。

“格瑞格瑞,刚刚…”

突然之间,嘉德罗斯听到了金的声音,猛然回头,终于看见了被一堆高个子遮挡之下的金毛。

这让她连忙上前,向领队老师请了个假,就跑离队伍,追上了前面金一行人。

“金!”

“诶,谁叫我?”听到自己名字的金回过头,看见来人,十分惊喜,“嘉德罗斯!?”不过也有些许疑问。

“你怎么来这了?”

“哈呼…哈呼…跟,跟着大部队。”跑岔气的嘉德罗斯指了指远处的人群。

休息了一会,嘉德罗斯抬头,就看见了金跟站在旁边的一群人,举止很亲密的样子。

那个银毛不是格瑞嘛,手下败将。她跟金一个学校淦。喂喂不要以为是幼时玩伴,就可以靠在金的身上啊喂;那个米白色的,眯眯眼了不起吗!手不要牵着金啊!还有那个黑毛的……

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雾)金姐姐,被很多人看着。

这让嘉德罗斯黑了脸,她走上前,抬头望着金,伸出手说:

“渣渣,要抱抱。”

金:好好好,抱抱抱!

身后的众人:喵喵喵???又多个情敌???

Fin.



*谢谢看到这里的每个读者w

评论(10)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