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目标是在11月25号搞大事情!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嘉金】人偶

*期中考试完了回来浪:)

*其实是打赌输了的产物(´・_・`)

*人物ooc严重,小孩子的心不懂。


01

【人偶会自主选定主人,看上了就是看上了,没什么理由。可能是你长得比较可爱w】


雨夜。 


“叩叩!请问有人吗?”半路突然下雨,让旅人金不得不找处人家避雨。


只不过运气不是很好。寻找了许久,要么没人,要么屋内的灯火熄了。抱着不能吵别人睡觉的心理,金走过了一家又一家。


最终,只剩下这家是亮着灯的。


“吱呀。”半天没有响应的门开了。


让金吓了一跳,好在旅行多年见识过不少东西。金将背包重新提好,走了进去。


“我是路过的旅行者金,请问可以在这里借宿一晚吗?”看着房内还在燃烧的壁炉,金小心询问着。


可惜没人回应他,等了一会,金无聊地揉了揉手,却恰巧看到挂在墙上的指示牌上写着:


[您的东西请放在门旁边的柜子上,屋内的东西请尽情使用,换洗衣服在壁炉旁,浴室在转角处,食物在桌子上。]


金有些不解,想了想也许是这家主人经常遇到旅人的缘故,便不再多做思考。跟着指示,放好包,向前走到壁炉旁换下湿漉漉的外套,到浴室经过一番清理,换好衣服后,金倒有些意外这件衣服的合身。


准备去桌子旁进食的金,发现沙发上似乎有人的样子,想着也许是这家的主人。


便走上前,看见一个金发男孩躺在上面,眼睛闭着,睡着了。醒目的是脖子上挂了一个木牌,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着:[渣渣,叫嘉德罗斯!]


由于[嘉德罗斯]这四个字写的太大,让金不由得念了出来。然后男孩突然张开了眼,把愣着的金抱住后就睡了。


眼睛跟头发一样是金色的诶。


被迫保持这个姿势的金由于太过劳累,靠着男孩的肩睡着了。


导致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金总觉得腰部酸痛,直不起来。




02

【人偶是有意识的,既然主人不来找我玩,那么我去玩主人好了。】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越来越接近约定的期限。但是他还没有回来。温馨的屋子里弥漫着冷清的气氛。


'估计又是被人勾走了。'得出这个结论后,嘉德罗斯直接拿起自己的大罗神通棍,冲出家门。


每次都和别人玩的那么开心,对自己就是一个黑脸。可以啊,既然你不来找我,我就去找你好了。


03

【玩偶的诞生意义就是给人带来快乐的,不玩就等同于死亡。】


看着金和隔壁家的那谁谁谁玩得很开心的样子。


嘉德罗斯感到气愤,“我才是你的玩偶,带给你快乐的得是我懂吗!”


“为什么?”金十分不解的问。


嘉德罗斯注视着金坚定的回着,“因为我是玩偶啊,不这样我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可你不是人偶吗?”


“…人偶跟玩偶没多大区别的!”嘉德罗斯有些底气不足地反驳。


事实上人偶比玩偶多了不少优势,在面对[master]的时候,它们可以自我控制,不像玩偶只能任凭摆弄。只要[master]不主动要求什么,人偶是可以一直在[master]面前刷存在感的,并不担心会被遗忘。


“可是,只要和嘉德罗斯你呆在一起我就很快乐啊。”金握住嘉德罗斯的双手,十分真诚道:“这样子,你也是有意义的啊…至少对我来说。”


“…///”


“渣渣…”


“所以嘛,不要在意那么多。来来来!吃巧克力吗?”


“吃。”


“甜吗?”


“…嗯”



04

【人偶是一种寂寞的生灵体,也很固执。一旦成为它的主人,就不要忽略它。】


盯着天花板大半天的嘉德罗斯无聊的发了声感叹:“…金…”发现人还是不在,郁闷地纠结起原因。


'为什么要上学啊?今天好像考什么试?明明学起来很简单啊,有什么好考的。'


'金去做那些浪费时间的事,还不如来陪我玩。'


'回来陪我打超级玛丽啊!这游戏第一关就这么难要死啊!'


嘉德罗斯趴在床上想着金,看着显示屏上的【Game Over】。


掰指头算了下时间还有四个小时金才会回来。长时间的等待让嘉德罗斯做了个决定。


第二天。


“嘉德罗斯,早饭在桌上记得吃啊!别去领居家捣……*!要上课了!我先走了!”金一如既往地交代着,叼着片面包,看一眼手表发现时间要来不及,就匆匆的冲出了家门。


狂奔中的金好奇今天的嘉德罗斯怎么那么安静的坐着不出声,不知道到校了才会更惊‘喜’。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新来了一个转学生……”


在打铃前做回位子的金正靠在椅背上,低声喘气,听着班主任的话讲完后,鼓鼓掌,抬头就看到了熟悉的金毛。


“嘉,嘉德罗斯!”金吓得差点摔倒。


“哟,渣渣。”来者也是很从容的打了个招呼。


“既然金和新同学认识,那嘉德罗斯你就坐在金的后面好了。”


金:我可以选择拒绝吗?!


嘉德罗斯:不能。




05

【人偶作为一种稀有的玩偶,自然是有一些[天赋]。一般只有它们认为需要时,才会使用。】


“嘉德罗斯,我,我是不是很厉害啊,咳咳,把你修好了都…”金半靠在嘉德罗斯身上聊着,跟往常一样,好像慢慢消逝的身体不是他的。


“喂…别说话啊渣渣!”嘉德罗斯只是搂紧了金,将头埋在金的肩上。


“…都到,到这种情况下,你就不能好,好好的叫我的名字吗?咳…”金像是要活跃气氛般逗着嘉德罗斯,得到的却是沉默,也不在意继续说着,“讲真…人,人偶的产生真的吓我一跳呢!咳,你熬过来了也不是很轻松…”


“金…”嘉德罗斯闷闷的喊出金的名字。


有什么液体滴落在衣服。


“哭,哭什么…我明明记得人偶是不会流泪的啊!真麻烦……”金回抱住嘉德罗斯,拍了拍他的背,揉乱他的头发,笑了,“不过能遇见你真好啊…”嘉德罗斯。


“金!”嘉德罗斯愣在原地,空空的,因为怀中的身体已经化成点点星辰散在空中。


'要使用能力吗?这样子你的[master]就会回来了~”


脑海深处有谁在轻声说。


【时间逆流】


———————————————


雨夜。


“你好?请问有人吗?”


“吱呀-”门开了。


06

【最后请记住,人偶都是不愿进轮回的灵魂,根据自身的执念而制造出来的。】


完。


#事实告诉我,千万不要用成绩来跟人打赌,嗯…一个学习比你好的人Orz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读者w

评论(12)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