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吴邪真的超级心疼他!
mafu的高音简直爆炸啊!
用佣兵开机子快乐!


大概也许明凌晨能更新?〔非凹凸〕

上面假的。

长时间不上线,到今年暑假。

梦想是一中。

祝所有的本命都能幸福安康。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敌联盟出、常出和一系列冷cp

【all金】恋爱依存症(1)

-梗来源于一本漫画,名字如题。

-恋爱依存症又称病娇,金可以吸引这类人。

-写不出脑补时那种感觉,不清楚有没有后续。

-全员都喜欢金,没定好主要cp。

  “姐姐姐姐――我又来看你了!”金发男孩一边喊着一边扑向床上少女的怀里蹭了蹭。
  
  “医院里可是不允许大声讲话的哟。不听话的小孩子都是要被打的呢。”少女接住来袭的小家伙,装作很严肃地警告。
  
  感觉到怀中男孩的颤抖,她又不由得好笑,搂紧男孩的腰,柔声安慰道,“不过放心,向金这么乖的小孩是不会受到惩罚的。”
  
  似乎是少女之前的话起了作用,被称为金的男孩,再出声就没那股咋咋呼呼的劲儿。他扯着少女的衣摆,低着头小小声地问,“姐姐,你为什么经常住在白房子里啊?是、是不是……不喜欢金……不想看见金了?”
  
  金的嗓音有点糯糯的,带着些轻微的鼻音,就好像奶猫的爪子一下又一下地挠过心尖,痒痒的。
  
  “怎么会呢!我呀最喜欢金了。”少女抬起金垂下的头,看着男孩碧蓝如海的眼眸出现了水雾,像是被什么人欺负了一样。少女忍不住亲了下金的脸颊,向他解释,“住在白房子是因为姐姐我生病了,要住在这里才能好。金以前生病不也有来这嘛。”
  
  “那姐姐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生病很不舒服的,要吃苦苦的东西,还要被打针针。”小孩子性格情绪来的快散的更快。金听到这话,眼眶中打转的泪也消失了,满眼都是对少女的关心和担忧。
  
  “没事没事,只要上学了,你就能见到姐姐了。”少女摸了摸男孩的头,看金一副任揉搓的乖顺模样,她的手不安分地顺着金的头发移到金的后颈处,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轻声地笑了,“就像往常一样。”
  
  

  
  “碰”
  
  “啊啊啊!!”
  
  随着重物落地声的到来,紧接着是一连串的惨叫。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把掉落的物品丟回床上,另一手扶着腰走向客厅。刚刚那里被什么东西撞到了。
  
  金从药篮里抽了只药膏,撩起上衣,很随意地擦了擦,抽空抬头看了看钟表,他又想抑制住自己骂人的冲动。
  
  “淦。”
  
  
  
  [8:21,1/9]
  
  今天是高一开学的日子,通讯单上着重注明学生要在八点半之前到校,否则就将跑圈十。
  
  抱着“不想开学第一天就被别人记住当笑料”的想法,金连忙套好衣服,穿上鞋背上包,随手拿了盒牛奶,轻轻合上了门后,便以百米冲刺状跑向了学校。而对面新来的一户人家的门悄悄打开,一对翡翠色的眼眸目不斜视地盯着少年远去的背影,直至消失。
  
  
  
  “终于到了!”
  
  金赶在最后几秒奔进了校园,看着学校大门缓缓关上,以及几位脚慢了几步就被拒之门外的少年,金庆幸不已地想:“还好我的速度点到了满点。”
  
  成功进入校园,接下来得知道自己是哪班人。金走到门旁边的公告栏,从上到下地搜寻自己在几班。
  
  “0304、0304、0304…啊找到了!在二班。”
  
  最难的一步来了,安全不迷路地到班级报告!
  
  金深知自己的路痴属性,机智地掏出早就备好的学院指南,跟这上面的指示一步步走向高一二班的所在处――教学楼(1)。
  
  只是路痴是一种难以克服的属性,单凭一个人是不可能解决的。如果自身不带点运气,在路途中遇上个人问路,那以后只能双人出行,免得回不了家。
  
  很高兴的是,金属于前者。
  
  不过是被动技能。
  
  一直低着头看指南的金,不负众望地撞到了人。脸贴着别人的胸膛上,鼻子灵敏地嗅到了衣服上带着些青草的气息。当意识到自己在别人怀里的事实,金连忙后退几步,向这位同学道歉。
  
  来者好像并不介意,对金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就准备走了。金看了看四周,前面和后面没有什么不同,再加上经过的人寥寥无几。照现在这个情况下,金十分绝望地告诉自己迷路了。
  
  为了安全到班,金大着胆子上前,拉住了这位被自己撞到·高自己一个头不止·看起来很冷漠的同学。或许是被青年身上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吓到,询问的声音不由得小了许多,“嘿!同学,能不能告诉我教学楼(1)怎么走吗?”说完,金还咧开嘴笑了一下,为的是让自己看起来友善些。
  
  “前面直走,遇到岔路右拐,拐两次可以看见一个公告栏,再走50米,左拐两次就是了。”黑肤白发的青年停下脚步,盯着金拉着自己的手,沉默了一会,出乎意料地回答了金。
  
  只不过他看金满脸都是“我在哪?先左转还是右转?”,青年便问,“需要我带你去吗?”
  
  处于混乱中的金听到这话,无疑是很高兴的,让他一时间都忘记了对青年的害怕。金感激地握住青年的手,“需要,非常需要!谢谢你啦同学,其实我这人就是方向感有点不好。”说罢,他还挠了挠自己的头。
  
  一路上金跟青年谈天谈地,从“学校建得太大,太容易迷路,对学生很不友好”到“学校食堂不知道饭菜好不好,期望别是黑暗料理” 。青年虽然全程都是在默默地听着,但偶尔会回上几句,让金觉得他也不是太难接触。
  
  最后到达目的地,金看着前方不远处密密麻麻的学生,再一次向青年道谢,“真的是很感谢你啊!不然的话我还要在那里呆到清洁大叔路过呢。”突然金发觉这么久,他还不知道青年的名字,便问,“我叫金,同学你怎么称呼?”
  
  白发青年似乎是不愿意告诉金,但也许是金的笑容太过灿烂,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银爵。”
  
  “银爵银爵,那我们下次见咯!”金向银爵挥挥手,就转身跑进了教学楼。
 
  风吹过树,几片已经脱落的叶子顺势落下。摇摇晃晃地飘着,飘呀飘、飘呀飘,最后停留在青年的手中。微黄的树叶像是点火星,点燃了黝黑的皮肤。
  

  
  把镜头转到金的视角。

  总算是到达班级,金挑了个靠窗的位子,把东西放好后,开始观察起班上的人。
  
  放眼望去全是男生,很好。刚刚在门口看的任课教师名大概也都是男性,完美。
  
  哦,忘了介绍。金有一种特殊的体制,它可以吸引患有【恋爱依存症】的人,并对金产生好感。而这所谓的【恋爱依存症】俗名“病娇”,这下你懂了吗。
  
  经历了初中的某件特殊事情,金才意识到自己有这破体制。而金单方面认为这体制只对女性有效,于是乎他高中就选了这所男校。
  
  目的是为了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和秋同一所大学。因为金除了这体制外,与常人相同,他可不想再一次体验差点被人干掉的感觉,太糟糕了。
  
  介绍完毕。
  
  现在是九点半左右,太阳正巧爬到山上,阳光暖暖地透过窗洒在金的身上,而老师也迟迟不来,金撑着下巴,一幅昏昏欲睡的样子,眼看上眼皮就要和下眼皮亲密,却突然背后一凉,被惊醒。
  
  “有人在盯着我!”

tbc.

评论(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