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吴邪真的超级心疼他!
mafu的高音简直爆炸啊!
用佣兵开机子快乐!


大概也许明凌晨能更新?〔非凹凸〕

上面假的。

长时间不上线,到今年暑假。

梦想是一中。

祝所有的本命都能幸福安康。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敌联盟出、常出和一系列冷cp

【嘉金】异界

*金的生贺

*生日快乐,金!

*人物非常崩坏,标题不会想,我可能是飘了。




  “我吃完了。”嘉德罗斯把碗筷放到池子里,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屋子里的灯光通过门缝漏出,隐隐约约传来人走动的声音,不一会,便暗了下去。

  还在餐桌上的雷德咬着筷子,戳了戳一旁的蒙特祖玛,歪着头不解地问,“祖玛祖玛—老大他最近怎么这么早睡了?正常来说不是要肛游戏肛到半夜吗?”

  “早睡有益于身体健康。”祖玛将最后一口饭送入嘴中,咀嚼咽下后回答。随后觉得不妥,她把目光放在嘉德罗斯卧室的门,低头思考了一会,开口:“嘉德罗斯大人是前天研究魔方的玩法太久,累了。”

  雷德得到回复,转向那件暗着的卧室,门缝里也是一片漆黑,放弃咬筷子,“还是很奇怪的举动。”
  
  嘉德罗斯会去早早睡觉吗?当然不会。

  闭上双眼后,嘉德罗斯放空心思,去寻找缥缈难以言说的睡意。恍恍惚惚间看到了白茫茫的光,外界的声音都被隔绝了,只有熟悉的计时声慢慢响起:

  “10%—35%——77%——”

  在这个空间内,嘉德罗斯像是悬浮在半空,但随着他的走动,又有轻微的光脚走地声。围绕在嘉德罗斯周围的小箭头,有灵性地转了一圈,个个跟站军姿一样排列,为嘉德罗斯指引方向。

  途中遇到几只慢跑的幼年米采兽①,背上的晶体散发的色彩在这满眼的白中更加绚烂。为首的那只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加快速度跑来,一跃,整只兽抱着指路的小箭头不撒手,嘴里咿咿呀呀地在表达什么。

  被无视的嘉德罗斯也习惯了,接着向前走去。而被抱着的那个小箭头则是驮着米采兽跟了上来,以至于本来还想多趴一会的米采兽看到那道光就跳下来,跑向了不知名的地方。

  随着米采兽的离去,数字的倒计时也接近于100%。

  “滴!”

  眼前突然亮堂起来,嘉德罗斯不得已只能闭上眼睛,耳边却传来了一道介于少年和青年间青涩的嗓音,令他勾起了嘴角。

  “哇,异界人你今天来的好早啊!”

  声音中包含着惊讶和喜悦,听着类似于英语的言语,嘉德罗斯慢慢睁开眼。宛如冬季暖阳般的金发映入眼帘,其主人坐在上方古树的一枝干上。光从层层叠叠的树枝间洒落在他碧蓝如湖的眼眸,溅起几点泛光的水滴。

  注意到了嘉德罗斯的视线,金从上方跳下来,背后一对似琥珀掺绿、总有微光附着的双翅扇动,带着金降落。

  “我只是早睡而已。”嘉德罗斯看着金满脸的惊讶好心地回复,转念一想,就揪着金头上翘起的毛,卷了卷又扯了扯,低头逼近道:“倒是你,不会又逃课出来了吧?”

  金迅速下蹲,让自己的毛逃离魔掌。猫儿似的眼瞪圆盯着嘉德罗斯,仰头没好气地说,“去去去!我可是堂堂的精灵族王子,怎么看也不是会这么做的人吧!”

  “噗!”嘉德罗斯看见那对跟猫炸毛差不多的表情,圆鼓鼓的,伸手想摸一摸金的头发。

  可惜还没等他摸上,金就赶紧捂上自己的头顶,以防某位金眼异界人来侵袭。嘴上还威胁着,“你、你要是再碰我头发,我就让你、让你……”

  “让我怎么样?”嘉德罗斯饶有兴趣的看着金。

  结果,金“让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一个够具威胁力的条件,只好放弃。只是身子不着边际地往后挪,两个眼睛死盯着嘉德罗斯,就怕他再伸手。

  虽说看这小王子跳脚炸毛样也挺有意思的,但时间有限,还是乖乖坐一旁闲聊比较有趣。

  嘉德罗斯蹲下来和金平视,在他面前挥了挥手,“别闹了,我不摸了。对了,我带了新玩意来。”说罢拿出放在在睡衣口袋的魔方。

  听到嘉德罗斯这么说,金放下捂着头顶的手,站起来。拉着嘉德罗斯走到一旁的古树,没等嘉德罗斯理解金要做什么,金就将双手从罗斯的腋下穿过,架着嘉德罗斯,飞上去。

  失重的感觉没持续多久就停下了,金跟嘉德罗斯并排坐在一起。

  “喂喂,这东西怎么玩啊?”金指着魔方,看上面五颜六色的格子摸不清楚头脑。没办法,奥拓大陆上也没听说过这个。

  听言,嘉德罗斯将它面对着金,迅速的还原整体,一面解释道:“可以随意拧,像这样还原到六色同面就行。”说着就把还原好的魔方给金看。

  “这么简单的吗?”金接过魔方,好好端详了这个小小的盒子,之前凌乱的格子色已经统一。轻轻扭动一下,就有四面颜色改变。金没等到回复,就说出了缘由,“刚刚看你转得很轻松的样子。”

  “笨,那是我聪明。”嘉德罗斯轻敲了下金的头,拿回魔方,拧乱。后塞给金,说:“简单的话,你来尝试一下。”

  金摸了摸自己被敲的头,小小声回了个“哦”,就开始投入到还原魔方这件事来。心里嘀咕:明明除了可米族②和人族,就数我们精灵一族最聪明了好伐!

  嘉德罗斯听不到到金的心声,就靠在背后的树上,从口袋里掏出另一个魔方4x4版玩了起来。跟金聊起天来。

  “喂,你说我为什么会来到这?”来了这么多回了,嘉德罗斯一直想不通这个问题。

  “两个世界的某处相接、相通,是要有个媒介存在,或者是因为时空对流。但照常来说对流只会有一次,是单向车。可你能回去,我就不清楚了。也许你家是你世界的薄弱点?”金回想着教师讲的内容,猜想着可能。

  “薄弱处?这我可不清楚。”

  “对了,媒介可能是你那最流行的东西。”金说了句不明意味的话。

  “算了不谈这个,说不定哪天我就回不去,或者不来了,别太想我。”嘉德罗斯拼好四阶魔方,潇洒地一挥额前的刘海。

  “去你的吧。”金终于整好了一面,正力致于第二层的还原。

  “渣渣你有什么兄弟姐妹之类的吗?”罗斯随口提了一句,毕竟每次来接金的都是一群老头子。

  “有啊,我有一个超棒的姐姐哦!她叫秋。”秋显然是金很重要的人,提起的时候周围感觉亮出了小星星,blingbling的。然后像是想起些什么又有点落寞,但又很快转换了心情,“那嘉德罗斯你呢?”

  “我啊,有个哥和姐。一个叫雷德,一个叫蒙特祖玛。他两小时候可是我罩着的!”嘉德罗斯想起以前他们三人在小区里称王的事就想笑,特有意思。

  “是吗?哥哥和姐姐不是都比你大吗?还要你来罩?”金脸上一副十足不相信的样子。

  “当然——”

  “等等!好像有人叫我!”

  嘉德罗斯还没说完,就被金打断了。金动了动耳朵,精灵一族的耳朵也是很灵敏的。

  “——金殿下!”

  “—金殿下!”

  “金殿下!您怎么又来这里!”二长老使着疾行术从远方过来。

  “唔哇,我要走了,二长老凶起人来可恐怖了!”金点着脚,预估了两者之间的距离,发现时间不够,扑棱着翅膀随时准备溜。

  “那我魔方就先放你这里了,希望下次来的时候你可以拼好它。”嘉德罗斯看了一下金手里堪堪还原两层的魔方,扭头笑了一下。

  “没问题!”金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这时,古树上方突然出现了一扇黑色的门,上面密布着特殊且复杂的纹路,周边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

  “门来了,我也要走了。”嘉德罗斯看见这扇门出现,就预示着他该回去了。

  “那好,我送你一程。”金一个悬浮术使在罗斯身上,小心翼翼地控制方向和速度。到了门边才解开。嘉德罗斯指了指金的后方,“谢了!还有你背后的那个老头已经追来了。”

  “不是吧?!”金回头一看,发现二长老真的已经快到了,金立马给自己套了个疾行术,向远方飞去,边向罗斯挥手,“再见了啊!”

  “再见。”

  嘉德罗斯拧开门把,走进了一望无际的黑色空间。随着门的合上,这扇门也在渐渐消失,周边的光芒包裹住门,“dingdong”一声消失不见。

  等到二长老赶到,这里什么都没剩下,偶有微风拂过,引得古树落下几片叶。

  tbc.

①米采兽:奥拓大陆上最常见的兽种,通常用来绘画等的笔墨工具。色彩由背上的晶体决定。所有的米采兽的最终进化形态都是黑色。

②可米族:奥拓大陆上最聪明的种族,但或许是将技能点都点在了智力上,他们的肉体是非常脆弱的。

  谢谢看到这的你!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