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目标是在11月25号搞大事情!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裁金】隐匿于背后的“人”1

*热爱冷cp

*配对是裁判球187x金,私设很多。

*上周想的,搞到现在金连187的代码都不知道,很拖。

*金真好,希望官方对他好些。



  [故障已修复,机体重启中]

  一行白字显现在屏幕上,随后出现的数字正慢慢接近于百分之百。

  金手握着工具,再次对着球体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确实无碍,这才放下心来。长长地叹一口气,仰躺在地板上休息。

  随着屏幕上数字的递增,球体也放出一层柔和的光,扩大笼罩了整个机体。修复着外部的损伤。

  随着滴的一声,球体周围的光才收回来,与此同时,一直黑着的屏幕也亮起来。

  [机体重启成功!]

  [欢迎使用裁判球187号,尊敬的参赛者有什么是我能为你效劳的吗?ᕕ(ᐛ)ᕗ]

  先后两行字划过屏幕,尾部自带的颜表情让这句有些严谨的话变了调。

  “诶?你不能说话吗?”坐起来的金,戳了戳裁判球圆滚滚的身子,好奇心十足地问。

  [能…//////]

  面前的裁判球没说话,只有显示出来的白字告诉金答案,头上的机械耳微微的晃动,像是要散去些什么。

  看着因自己接触而莫名害羞的裁判球,金有了些兴致,但想到那天187突然出现的时候,它身上的奇怪的构造和连错的导线,还有为自己挡下的一击,让金挺想听听这位裁判球的目的是什么。

  裁判球好像是不允许介入参赛者间的战斗吧?原谅金当时只顾着将规则划到低,根本没怎么细看,匆匆的一瞥也只记住了这些。

  “喂,球啊,你当时怎么会在附近?”

  [……]

  关于这个,187有些难以启齿。毕竟当时它正在尾随着金。而且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它已经观察金很久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也许是第一次被他无意中救下吧。

  裁判球做为凹凸大赛中的量产机体,无论损伤多少都不会被在意。反正只要芯片完好,它们就能无限复活。有时出于好心,终端系统还会顺便将损坏前的事和人的记忆清除,以防给这些裁判球留下阴影,从而影响工作效率。

  对了,每一个裁判球是有属于自己的号码的,至于名字?那是奢侈物,至少对于它们是这样子的。

  我们一直在说的“它”是裁判球187号,作为较早机体,经历的不知几届的凹凸大赛后,187已经产生了自主意识,能够思考,拥有感情,跟人差不多,所以在此之后,请允许我用“他”来代称裁判球187。

  在凹凸大赛里工作多年,187也算跟终端系统算是点头之交,以至于每次报废,他也不会被终端清空记忆,还能记得一些事。

  正是因为如此,在187第一次见到金的时候,就从自己的记忆存档中找到一位与金极为相似的女性参赛者。

  秋——现七神使之一。

       因为两者没差多少的容貌,抱着“神使的亲人会是什么样的呢?”的念头,裁判球187开始默默关注起这位参赛者。

  具体事例187现在也不想列举,毕竟这次来跟随金之前,被“裁判球最不想遇见的参赛者To1”遇见了。

  正巧当时To1的老大想要打一架,地点又是在禁止打斗的凹凸大厅,裁判球们纵使在不情愿,也得上前,毕竟上头都在看着。

  结果可想而知,面对To1一挑众的实力,更别说旁边还有个印加王族的末裔,两人联手吊打没装攻击系统的裁判球,妥妥的。

  187那时刚刚回厂维修,一出门就遭遇这事,又给进厂子里了。虽说187的记忆是不会被清空,可这回也许是连续重修的缘由,187他的记忆变得有些模糊,尤其是关于金的记忆,出于某种未知力量,糊得一片马赛克。只能等时间,慢慢修复。

  但是对于金的印象,187倒是记得清清楚楚。出生于受难的星球,却意外是那种乐观少年,对于取得他信任的友人,会敞开心扉去相信。看似开朗,但对于那些欲害自己和朋友的参赛者,也绝不会饶恕。对周围人也挺友善,能帮则帮,但对于那些超出自己范围,金也不会去多管闲事。

  也正是这样,才令187沉迷进去。也许任何东西都会向往跟太阳一样发光发热的人吧。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习惯在金背后跟随着,记录金一天的的日常。

  187一直提醒自己这都只是为了明白“神使的亲人有什么特别”,直至今日看见金的后方一道元力波隐匿着气息潜行而来,而金却感受不到,187想都没想就冲出去挡了这下。

  这就造成了现在金和他大眼瞪小眼的场面。

  回归正话。

  187心里想着到时是要跟金说实话,还是隐瞒随便编一个理由搪塞过去。难不成直接告诉金,我是一个尾随你很久的**?要是说了,估计187再也见不到金了。

  “诶诶,球你怎么又不吱声了?”显然是等得太久了,金有些不耐烦,伸出手来随意戳戳187,看他滚过来滚过去。显然当成了不错的游戏。

  [!!!请参赛者金不要在滚动我!]

  突然,金好像发现了什么,把转得有些晕的187扶正,刚才捉弄187的手指也收回来,慢慢地抚上187的球顶上一只类似兔耳的机械耳。

  白为主色,黑色只有在中间形成一块,跟众多裁判球没什么两样。只是在其三分之二的地方,有着非常整齐的断痕,一看就是用什么利器切的。金触碰到其的手指,似乎还能感觉到上面残留的元力波动,不由得放缓了声调,“那个,这个伤怎么弄的?”

  [没、没什么⋯⋯就是自然损坏啦!]187没想到金会问起这个问题,心中庆幸不用回答之前的问题,但眼前的这个问题,187只是匆忙想了个理由,打字的时候还摁到了多余的标点。

  “是这样嘛……”金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盯着裁判球圆滚滚的球体,直到187感觉自己的元件都要发烫了,金才挪开视线,“既然你不想说就算啦。”

  虽然内心还是抱有怀疑,但眼前的这位是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也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更何况自己这样询问他人的隐私,也不太好。

  一人一球各自怀着心思,都陷入了沉默。这时敲门声响起。

  “叩叩叩!”

  “金,你好了吗?我们要走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