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目标是在11月25号搞大事情!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嘉金】拉我起来嘛

*嘉金,ooc严重

*明天第二季就开播了,超兴奋!

*希望能写出有深度的故事





01

在凹凸中学里流传着一个怪谈。

如果在深夜到操场上溜一圈,你就会遇到一位能实现愿望的幽灵。当然前提是你可以完成他提出的要求。

年年都有胆大的新生,避过生管的监控,偷偷摸摸地到这寻找幽灵。不过真的有人看见了幽灵,周围人也不知道,只当这家伙发疯。

毕竟指着空无一人的椅子说上面有人,可信吗?

笑笑过后,也因为没看到幽灵,就回宿舍了。

本来这件事就能直接这么掩盖过去,成了旁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结果真有人的愿望实现了,这倒让夜半操场的阿拉丁神灵的怪谈在凹凸中学的各个学生中传开了。都想去向这位幽灵许愿。

雷德也不例外,作为一个跳脱性子的人,热衷于各种搞事有意思的事件。同样,这次实现愿望的幽灵令他十分感兴趣,都已经做好了半夜偷跑去操场的准备,结果当天他被他姐祖玛叫走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准备付之东流,雷德向自己弟弟嘉德罗斯科普了许多关于这位幽灵的事,并请求他帮忙半夜逃宿,去给自己照张幽灵的照片来。

其实吧,对于嘉德罗斯,雷德并没有很大的希望他能答应。都准备好去找裁判球小分队来帮忙了。然后嘉德罗斯就很反常的点点头同意了。

虽然感到很反常,但雷德并没有细想,把手里的相机递给嘉德罗斯,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幽灵的事,那家伙应该知道不少。’嘉德罗斯托着下巴,透过窗看着空无一人的操场想事。





02

半夜。

等生管老师的查夜过后,嘉德罗斯从床上起来,拿个枕头塞入被子,伪造成有人在睡的样子。他就一个翻身从宿舍的窗户出去。避过摄像头走到操场。

“嘿!罗斯,你又来找我玩啦!”未见着人就听见他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就听见那家伙略带沮丧的嗓音,“又被躲过,嘉德罗斯你的反射神经这么好真的是初中生吗?”

“別皮了金,过来今天我来问你件事。”嘉德罗斯翘着腿坐在金旁边,“你在这附近遇见过幽灵吗?”

“没有啊,我只知道你遇见过。”金摇了摇头,晃着腿一下接着一下地踢墙。

“谁?”

“当然就是我啊。”

嘉德罗斯有点怀疑自己的人品。金这位小同志是他在某天溜出来开闸放水的时候遇到的。那次看见他一个人趴在地上,由于天黑,嘉德罗斯差点一脚踩在金身上。两人也因此结识。

很默契的是,两位都没询问各自的事,只是互通了姓名,然后凭借着第一印象,嘉德罗斯一直以为金是初一的学生。

结果现在得知金是幽灵,那个全校学生都想见到的家伙。心理莫名优越。





03

‘等会就可以向他提要求了!’金像往常一样盘坐在操场上,一边深呼吸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准备。以此来缓解自己紧张的心情。

这也没办法,从开始出现在这,所遇到的每个人都因为种种原因而没达成金的要求。大部分是相处久了,被周围人发现,迫于舆论而放弃和金继续交往。偏偏都是在提要求的那个晚上。

也有些人,像不知道第几届的初三生蓝眼睛,抱歉因为聊得不久,金并没有互通姓名。他超温柔的,和金见面没多久,就答应了金的要求。金那时候都感动得想哭。

在他俩双手即将触碰之际,半路杀出了一个高中生。

高中生自称是蓝眼睛的哥哥,并且以“大半夜来操场做啥?一个人开闸?”的理由成功带走了蓝眼睛。

那时候,金真的想破了规距,一个闪现到蓝哥面前。一手揪住他的领带,用力的扯下来,让他紫罗兰色的眼睛好好看看自己。可惜他不能。

结果金就再也没遇到这么好的人了。

“总之希望今天一定成功吧!”金握紧拳头,对自己加油似的挥了挥,那一副斗志满满的样子,富有感染力。

范围还挺大,凑巧染到了早到的嘉德罗斯。





04

“喂,金。”嘉德罗斯转身,看了眼平躺在操场上的金,说:“你心里有事就快说。别墨迹。”

“诶?你说什么啊?”躺着的金就这么仰头望着嘉德罗斯,一副茫然不懂的样子。只是伸出手,晃了晃:“拉我起来呗!”

嘉德罗斯拍开金的手,屈腿蹲下来,伸手撩开金额头上过长的刘海,露出他澄澈的蓝瞳。嘉德罗斯直直看着金的眼睛,语气有些不逊:“别装糊涂,听人说你实现愿望需要达成你的要求。要求是什么?”

金没做反应,就与嘉德罗斯对视。良久,因他靠的过近,金的双眸快速的眨两下,眼眶有些湿润。盯着罗斯的脸,金突然就笑了出来,“拉我起来啦!”

“笑什么!”嘉德罗斯看金笑时,眼角弯弯,嘴上的笑容像个孩童似的纯真,莫名地不想与金对视,把视线挪开。嘴上还不饶人,“不会自己起来啊!”

“不嘛——”金拉长尾音,双手握住额上嘉德罗斯的手,嘟着嘴说道,“拉我起来嘛!”

“自己起来。”

“切,你拉我我就告诉你我的要求。”

“哼,渣渣就是渣渣。”

嘉德罗斯这么说着,一手与金交握,轻轻松松地就把金从操场上拉起来。由于长久的坐着,金一个腿软就跌进了嘉德罗斯的怀里。吓得嘉德罗斯差点反手给人推出去。

“渣渣你做什么靠过来?!”

“诶哟,抱歉抱歉!腿酸站不住。”金靠着嘉德罗斯的肩支撑住身子,就着这姿势,说,“我的要求已经完成,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呼出的气轻抚着嘉德罗斯的耳垂,微不可见的染粉。还带这些许痒意,让嘉德罗斯下意识想摸摸。而后又反应过来,“要求?什么时候。”

“很简单的哦,就是把我拉起来而已。”金挥了挥手,带着些催促的语气问,“快点吧,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啧。这么简单都做不到那些渣渣。”嘉德罗斯听罢,先是嘲讽了一下以前寻找幽灵的人,再者才是思考自己的愿望。

本来认识的时候也只知道这家伙姓甚名谁而已,后来是雷德拜托,嘉德罗斯才会知道金是幽灵。但压根没想过金能实现愿望这件事。

“快说快说,我要没时间了!”

“喂那么急干——”嘉德罗斯握着金的手一空,明明还能看见,可只要一用力接触到的只有空气。“你!喂!怎么回事!”语气里带着些慌。

金笑笑,用他唯一还能接触人的手抚上嘉德罗斯的脸,掐了掐,“没事,快许愿吧!真的来不及了。”

“⋯⋯”

“诶!你在不许愿我就当作废了!”

“⋯⋯什么都能实现?”

“当然,地缚金出品,包您满意。”

“这样的话,渣渣。”嘉德罗斯握住脸上的手,盖住,上前一步拥抱住那个已经虚幻的身体,在金的耳畔宣誓,“我要你一直在我身边。”

“没问题。”

精神恍惚,怀中只剩下星星点点的荧光散去。

“可别骗人啊。”





05

金秋送爽,丹桂飘香。

经历了没有作业的六年级暑假,今天就是初一新生进校的日子。

身为初三老生的嘉德罗斯,拎着书包,对升上高中晚开学的雷德,嘁一声,随手合上门。

漫步在校园,嘉德罗斯并没有一丝想要感叹时光飞逝的想法,即使已经初三。

由于早上起晚的原因,排队的地方周围到处是初一初二年的新生。闲得无聊的嘉德罗斯就开始听起了周围叽叽喳喳的交流声。

“诶诶,你听说过没有,这所初中半夜在操场上会有一只幽灵哦!”

‘是啊是啊,名字叫渣渣。’

“知道哦,我就因为这个来报名的,有人说这家伙三头六臂,身高八尺,一脸凶样啊。”

‘啧,渣渣人如其名,就是一个弱的要死的家伙。生起气来顶多是一只炸毛的小野猫,有点可爱。’

“这么凶残的嘛,不过他能实现愿望哦!无论是什么,只要答应要求就能实现呢。”

‘骗人。’

⋯⋯⋯⋯

虽然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但那件事一直在嘉德罗斯的脑海中逗留,挥之不去。虽然痕迹都消失了,但金的样子嘉德罗斯依旧记得很清晰。连金送的小箭头饰品也还在,就别在包上的那个。

‘那个渣渣要是再出现,哼。’

嘉德罗斯报完名后就站在路中间思考,结果被一个急匆匆的人撞倒。一屁股冷不丁地撞在坚实的水泥地上,嘉德罗斯有点懵加想打爆来者。而那人则是捂住自己的帽子,先对嘉德罗斯来了个九十度的道歉鞠躬。

“非常抱歉啊!没事吧?”

脸上因狂奔而急促呼吸带来的红晕,以及慌乱的神态。都非常像嘉德罗斯熟知的某只幽灵

“喂,渣渣!”坐在地上的嘉德罗斯叫到,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拉我起来。”


金:那个,罗斯啊⋯⋯你太重了我拉不起来⋯⋯





06

短暂的时间过后,王终究是得到了应属于他的礼物,一个永远陪伴、富有生气的人——金。

  




END.

#谢谢看到这儿的各位ww
  

评论(6)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