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目标是在11月25号搞大事情!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雷金】总裁和天使(上)

 @太空蓝  的点梗,这么晚真是很抱歉!

*霸道总裁雷x腹黑小天使金,虽然我前面的形容词都没表现出来Orz

*不是很懂企业的职位高低,根据后桌女生的回答就当总裁最高吧

*人物十分ooc!!!预警下




01

雷狮是个新上任的总裁。其上升速度是历届雷氏集团总裁中的第一。

具体有多快呢?

这么说吧,半小时前雷狮他还带着自己大学毕业的学士帽,站在摄像机前面,准备干完这事就去找前段时间勾搭到的金毛学弟撸串。

然后灯光一闪,雷狮就被人群中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带到自家公司。看着平时跟自己直呼姓名的职员,一个连着一个叫自己总裁,雷狮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震惊!雷氏集团总裁雷豹因重病去世,其子雷狮成为新总裁,这究竟是好是坏?雷氏集团的股市会因此而跌吗?

——大学刚毕业的总裁之子是否能承担起这个重任?

——传闻在LJ大学里有人见过长着翅膀的人类,是异形还是梦中的天使?



看着新闻里那几个加粗的字体,再看看手里某前总裁在海滨被几个辣妹涂防晒霜的照片。雷狮没想做什么,就只是要一锤子糊记者脸而已。

天上的飞机在飞,地上的记者在吹。

雷狮只认为自己真衰(sui)。



02

金是个天使,临时的。

原因是他早已步入社会的天使姐姐秋,突然请假。导致上头为了填补这个空缺,派人来找金,询问他的意愿。

意料之内,金答应了。

毕竟在秋当任天使的时候,她就很兴奋地把这件事告诉金,虽然她签署了保密协议。

在那时候,金看着姐姐舒展翅膀,头上还佩戴着执行天使的黄色光环。在金严重的姐控滤镜里,秋宛若一位真正的天使一样,温柔地对待每个人。

所以当有人问他是否来接替一下秋的职务,金没有丝毫犹豫就同意了。

说到天使,他们大致分为两类。

一种是秋之前的执行天使,另一种就是金担任的愿望天使。

愿望天使,说白了就是负责收集人们的愿望的天使。只不过他们还要把愿望卡整理分类,然后统一交回天堂总部。

比起执行天使要把人类愿望实现才算成功的意料性,因为你并不能确定你要达成的愿望是一个爱的抱抱或者是一个能陪伴一身的人。

金担任的愿望天使真的是非常轻松!

怎么可能。



03

顺带一提,金是LJ大学的大二生。

今天,金依旧是在选修课上摸鱼。

虽说大家已经不是中二病那时想法贼多,但还是处于青春烦恼中的年轻人,所以金处于这个不大教室里,听到的愿望声是这人数的几倍。

各种各样且奇葩的愿望,金得简单地筛选下才记录下来,手中的笔自金一坐在位置上就没停过,感觉要麻。再加上金上次跟某位雷姓学长约好的撸串,结果被放了鸽子,心中的郁闷更是呈上升趋势。

‘午休溜出去玩吧。’



04

“总裁,这是您今天的工作。”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秘书也知道了些这新晋总裁的脾性。把文件放在桌上,便离开了。

雷狮对此没有回答,只是盯着传闻中已死的爸,每周定期一张的游玩图。心中有着一群的草泥马奔腾而过。

也不是想把这家伙拽回来接着当总裁,毕竟雷狮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接触了些公司的事务,现在收拾起来如鱼得水,没什么大毛病。

只是看着本该处理事务的家伙在玩,而自己却得替他做他的工作。怎么感觉都不爽。

再加上公司高层中总有一堆老头子反对雷狮当选总裁,每天总要搞些小的大的问题。对雷狮来说就像碾死一只蝼蚁一样简单。

但零零总总那么多,就算是蝼蚁,不停地碾死也会让人烦躁。

而且总裁这个职位的工作简直多的一逼,谁tm以前说这位置只要每天干坐在椅子上,吩咐人做事就行?最后的决策不都是总裁来搞的。

‘老子想撸串啊!’雷狮如此想着,手上的速度加快了几分。



05

“嘟嘟噜!突突突……”金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一个人悠闲地漫步在大街上。由于现在是上班加上课时间,听到的愿望声少了不少。这倒让金的右手解放了。买了只甜筒拿着慢慢舔,另一只手正翻阅着最近记录的愿望。

“!!!”金猛地抬起头,一声非常强烈的愿望传入他的耳朵。两三口解决掉甜筒,把这项愿望写进小本本:“撸串?这家伙的喜好跟学长挺像的啊……话说这声音还蛮耳熟的。”

对了,天使能听到的愿望是有一定范围的。像金这样的临时工,一般距离不会超过十米。

所以。

“哟,小鬼!你怎么在这?”一只手拍上了金的肩,顺势揽过,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带着些戏谑的语调:“该不会是逃课了吧?”

“雷、雷狮学长!”突然被人触碰的金,有点懵,看到来者,只是大声的喊出他的名字。而后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鼓着脸反驳:“我可是好学生!请假了造吗!”



06

至于金为什么会和高他三级的雷狮认识,这来源于一场误会。

那是金刚进大学没多久的时候。傍晚的余晖还照耀着大地,在晚霞的映衬下,第一颗启明星显露出来。

金一个人蹦哒着回宿舍,唱着小曲,然后就被拖进了不知名的小角落。

来者将金逼近死角,居高临下地看看着他。拿出了张照片,跟紧贴着墙的金比对下,一手按在墙上,靠近金,语气十分不友善:“你这家伙,就是金?”

金自从莫名其妙被拖走,到被一个看起来像恶霸的人质问的整体过程,脑袋还是有点晕的。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干了什么,被人雇小混混来打自己。

可是金仔细想想自己最近刚进班也没多少熟悉的人,在学校里做的事除了上课就是吃饭睡觉。顶多周末时间被之前高三的学弟一起吃甜品。

‘并没有什么很搞事的行为啊,嗯……不会是周围同学嫌我唱歌难听吧?’金左思右想只能得出这个答案。

“喂!我在问你话。”来者将照片收起来,就看金一直在神游,并不像之前那些恐慌得会尿裤子的怂货一样,升起了些好奇心,一只手摸上金的脸,用力地掐了下。看金吃痛的抽了气,莫名愉悦:“看这样子就是我弟说的金了。”

“咋啦咋啦?我可是五好良民,啥都没干!”金被掐了脸,来了些许火气,听姐姐的话要安分,但有人惹事怎么办?‘莫名其妙吧!’

“听说就是你把我处于关键期的弟弟诱拐出去玩,嗯?”来者也找回正题,收回手,直起身来,一脚踹在墙上,把金封锁于自己和墙之间,不容许他逃脱。

而金也不是没办法解决,只是好奇自己怎么就成了诱拐犯,抱着手臂:“你弟谁啊?多大?小正太吗?”

tbc.


评论(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