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目标是在11月25号搞大事情!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嘉金】七夕单身的一起来吃鸡呗!(下)

*嘉金,两人都是游戏迷。ooc

*晚了晚了。三路全崩,想重开一局。家人逼着早睡,有错误的地方我明早起来再弄好了




05 

 “罗斯罗斯,你说我们不会在石头下被炸死啊?”在轰炸的躲避时间内,金翘着椅子跟嘉德罗斯聊起来。

  对此,嘉德罗斯只是调整了下角色的位置,转过头,勾了下嘴角,嘲讽道,“不是我们,是你。趴在外面是想gg吗?赶紧进来。”

  “是是是,我觉得我运气没——”

  “碰!”

  话还没说完,金就被突然出现的子弹击中,所幸有之前的平底锅挡着,没掉血。

  “好险好险,你这锅真管用诶,成功避免我被爆菊!”金先是对自己依旧活着表示喜悦,然后就疑惑,“不对啊,我在这他怎么看见我的??”

  嘉德罗斯动了动人物视角,有些好笑,“你头上有轰炸标记。”说罢,他还让金转过来看他的显示屏。很清楚地可以看到一块红红的箭头在玩家jǐncháoailuosi身上。

  “Oh,no!”金无语地望着天花板,默默吐槽着自己的运气之衰。‘之前我想说啥来着,运气不衰⋯⋯flag来的真快。’

  沮丧过后,金重新移动人物位置,架起狙圌击圌枪,寻找起那名玩家的位置。好在不止金的角色有轰炸标记,别的玩家也出现了。这让金十分容易就找到了那人所在。

  开着高倍镜,瞄准人的头部连续射击,直至击倒。那名玩家还试图躲避,金表示打了你金爷爷还想跑?没门。很利落地几枪干倒他。

  经历了这一遭,嘉金二人决定先不过桥,反正自己还在安全区内,不着急。坐上车来到了之前路过的仓库里,找地方趴好,等待其他人的来临。



06

  “淦!他射中我了!”金试图挪到一个安全的区域,再做周旋,却不慎被埋伏在另一个方向的玩家爆头击倒。金控制角色慢慢爬到仓库的角落,紧贴着铁板。不停祈祷着,“别看到我,别看到我。”

  那个玩家还真眼残没看到金,就直直地走出了仓库,坐在位子上上的金简直想兴奋地跳起来拥抱一下嘉德罗斯。但他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依靠击倒后可以随意转换视角,帮助嘉德罗斯寻找玩家。

  “在仓库门口203,w的位置有一个。”

  【玩家jiadeluosicaojin击杀xxxxzw】

  “你南方465位置。”

  【玩家jiadeluosicaojin双杀ouwzna】

  “⋯⋯”

  【玩家jiadeluosicaojin五杀wals】

  “干的漂亮!嘉德罗斯!”金欢呼着,看了眼角色,将近残血,才想起自己快挂的事实,“来来来,快来拉我。”

  最可怕的不是没有希望,而是给予希望后再赋予绝望。

  也许是金的运气真的衰到家了。就在他拉起来残血的一瞬间,一颗手圌榴圌弹从远处飞过来解决了他的生命。

  【你的队友jǐncháoailuosi被wowantrijin击杀】

  “WTF!我、我、我⋯⋯”看着自己黑白视角的画面,金一时间接受不能,内心此时有一群草泥圌马狂奔而过。

  怎么说那种感受,就像是自己某次考试得了一百分,开心地准备去炫耀一番,然后你被老师告知满分一百五十。

  在金还处于死亡的震撼中,嘉德罗斯已经把周围的人清得差不多。



07

  “水里水里,你潜伏下去游得快!”已经阵亡的金凑到嘉德罗斯的电脑前围观,看着存活人数只剩下3人,推测,“这两个人估计不是一队,罗斯罗斯你在下面潜久点,让他两现互怼一下。”

  “没氧气了。这局吃鸡很稳。”嘉德罗斯看了眼角色,在水底换好喷子,盯着在上方的两个身影,慢慢游上去。

  “你得相信我,我可不是那种弱小的家伙。”凭借着出其不意的两枪,嘉德罗斯将其中一位打至半血,被另一位在场玩家几枪解决。

  【存活人数:2】

  接下来就是两人之间的对决,由于在水里,没有遮挡物,只能硬肛。一浮上水面,嘉德罗斯就开了系统连射,且次次命中另一位玩家的头部,直接把头盔爆掉,一枪爆头而死。

  【玩家jiadeluosicaojin击杀xianyutangshi】

  【胜利: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08

  “吃鸡赛高!嘉德罗斯你真的太棒了!”胜利后的金高兴地呼喊起来,激动地拥抱住坐在一旁的嘉德罗斯,脸深深地埋在他的脖颈处。

  要不是迫于体格原因,金甚至想把嘉德罗斯抱起来转几圈。到现在金依旧想不明白,只是高了四厘米却多了二十斤。可怕可怕。

  “喂喂, 别太兴奋了,你又不是第一次吃鸡了。”嘉德罗斯看似冷静地拍了拍金的肩,示意让他松开一点。

  “那是因为我第一次跟人双排吃鸡啊!之前双排老吃鸡屁圌股。”闻言,金嘟着嘴反驳,手上只是松开了一些,整个人还是搂着嘉德罗斯,可惜还是因为体格,看起来就像抱着心意物不愿撒手的小孩。

  “哦?那我运气可真是不错。”嘉德罗斯回搂着身上的金,以免掉下去。悄悄伸出手抚摸金的头发。柔软蓬松的质感真的很让人爱不释手。

  “是啊是啊,你老可是我的幸圌运星!要不再来一盘?”金蹭了蹭,眯起眼睛,兴冲冲地提议。

  突然,金好像想起什么,转到嘉德罗斯的方向,一副严肃的表情,“嘉德罗斯,你告诉我今天什么日子?”

  “……七夕。”嘉德罗斯摘下耳机,不明白这家伙问着干嘛,但对于接下来可能会有的事,他轻轻勾起了嘴角。

  “总感觉我少干了某些事⋯⋯”金挠着头,抓了抓凌圌乱的发丝,又问:“几号几号?!”

  “28啊。”

  嘉德罗斯看着金一步一步地问,跟自己猜想的差不多,虽然那个时间在意料之外,但也没差。嘉德罗斯蛮期待接下来的事能像预想中一样,然后金的话让他彻底懵逼和受到惊吓。

  “明天开学,我,我作业还没写完!!”



END.

#谢谢看到这的各位

评论(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