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目标是在11月25号搞大事情!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嘉金】一觉醒来和大赛第一互换身体怎么搞?(下)

*主嘉金

*灵魂互换梗

*真的ooc,分段依旧淦

【嘉金】一觉醒来和大赛第一互换身体怎么搞?(中)http://gaoshizhizong.lofter.com/post/1e866936_10abcb42





  “唔⋯”金嘴里呢喃一声,从梦中醒来。一睁眼就看见张放大的包子脸在面前,伸手揉了揉眼睛,眨了眨,金确定了面前的这位是嘉德罗斯。

  看了看自己的装束,金忍住想要欢呼的冲动,准备起身离开。毕竟一起来发现自己睡在别人怀里这种事还是比较尴尬的。却发现腰间有股阻力拦着自己,是嘉德罗斯的手。

  亏得是他还在睡,力气并没有多大,金轻手轻脚的拿开嘉德罗斯的手,从嘉德罗斯的身上起开。就站在原地小小的低吼一声,内心无止限的欢呼,‘我终于变回来啊!!!’

  “嘉德罗斯?”刚打听完消息回来的格瑞看着‘金’模样的嘉德罗斯一副激动不已,给点燃料就能上天的样子,出声询问,“没事?”

  “格瑞!我,我变回来啦!”金转身就看见格瑞一种带有“⋯⋯”的表情,向他分享变回的喜悦。兴奋的他直接就跑过去,准备来个回归的拥抱。

  格瑞听了这番话,就盯着金的眼睛看,是湛蓝色,是金。就把烈斩拿开点,准备回抱,不踹。

  树下的嘉德罗斯因为怀中的热源不见外加金跑时的声音过大,从梦中惊醒。还没看清楚眼前的事物,又一黑。

  “金,你怎么了?”格瑞看着金向自己奔过来的步伐,突然止住,一个踉跄向前摔去,被格瑞接住。

  格瑞还没把金抱个热乎,怀中的金就开始挣扎,嘴里喊着,“你放开老子!”

  还没等格瑞缓过神来,就听见依旧靠在树的嘉德罗斯出声,“格瑞格瑞!我在这!”

  格瑞仔细一看,很好,金的眼睛又黄了。手上力气一松,披着金壳子的嘉德罗斯很轻易地挣脱出来,转身又跑回树下。格瑞也跟上去准备说一下自己收集到的消息。

  然后他就看见跑回树下的金又几步过来挂在自己身上。‘哈?’格瑞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金在自己耳边说,“我又变回来了!”

  格瑞:【举起烈斩】你们逗我玩吗?

  “这个应该是有距离限制的。”从地上起来的嘉德罗斯一个闪身到了另一棵树下,然后熟悉地眼前一黑。就到了格瑞身上,脸黑的嘉德罗斯跳下来,拉过跑回来的金,眼前一黑又回到了各自的身体。

  如此实验几次,嘉德罗斯确定只要他和金相距不要超过两米就不会交换身体。

  “好了好了,格瑞格瑞你说说你知道什么消息呗?”被嘉德罗斯圈在怀里的金拍了拍格瑞问。

  “可以互换灵魂的元力技能并没有人知道。”格瑞回忆,“但有一个短暂互换身体元力技能,是一捆红线,当两个人被线的两头缠住,就会进行交换。但拥有者不知道是谁。”

  “哦哦,那这样我们只要找到那个参赛者就能换回来了对吧。”金捶了下手。

  “理论上是这样。”格瑞回答。

  “随便了,换不回来就这样子算了。”嘉德罗斯揉了把金的毛,“渣渣你只要在我附近就行了。”

  不就是多了个弱点罢了。





  “老大老大!”远处的雷德挥着手边拉着祖玛跑过来,“我们找到那个渣渣的消息了。”

  “昨天来挑衅的参赛者是第五十五名,在前期没有什么特别,在淘汰赛的最后时期升上来的。”祖玛说着收集来的信息,一边不着痕迹地收回自己被雷德拉着的手,“元力技能是一捆红线,具体能力不明。只清楚五十五名参赛者经常改变样貌。”

  “现在正在裂岩原上,坐标728,1125。”

  闻言,嘉德罗斯就拉着金,露出一个【天使的微笑.jpg】,快速赶向那个方位。

  “走吧,让老子看看这渣渣到底哪来的勇气,敢整我。”





  裂岩原(728,1125)。

  “喂!大赛第一你怎么来欺负萌新了?”消息中突然窜上来的第五十五名参赛者迅速下蹲,险些躲过嘉德罗斯的一棍子。

  “啧。”嘉德罗斯看他这个态度,准备再来一棍子,却被身后的金拦住了,不得问出声,“你干嘛?”

  “冷静点,我们先问问再说。”金说罢便走上前向五十五名答话,“那个,你好啊。”

  “好啊,小金毛。”五十五名笑眯眯地看着金,“你想做什么呀?”

  “把你的技能作用告诉我们呗?”金同样回以笑眯眯地脸,后面的嘉德罗斯举着大罗神通棍一脸不耐,“反正你有没什么损失是吧。”

  ‘可以啊,唱红白脸是嘛。’五十五名摸着下巴,对比了双方的战力,还是决定妥协。

  “我的技能是红线。可以将线两头的人互换身体,可惜线我还没捉到就被嘉德罗斯扯断了。本来我是想当个大赛第一玩玩的。”五十五名说完还蛮兴奋的,向金举了些例子,“像用他的积分买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直接用完让他垫底之类的。唔⋯⋯就跟张无底线透支的信用卡一样,还是别人的,用起来不心软!”

  “听起来不错啊!我觉得——”金听着五十五名的这番话,赞叹一声,细细思量起来。却突然想起自己的目的,懊恼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接着向五十五名问,“那没有碰到线,还是交换了身体那是什么情况?”

  “诶嘿,我这技能还有个别称叫月老红线。这样的话,线会把有线的一方跟那人所暗⋯⋯唔唔唔!”话还没说完,五十五名的嘴就被嘉德罗斯捂住。

  他想了下自己刚刚要说的话,一时间都忽略自己渐渐消失的氧气,饶有兴味地盯着面前要来解救自己的金。

  哇喔,好像知道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了哟!

  “嘉德罗斯你干什么?我们还没问出答案!”金上一秒还在认真听着五十五名的话,下一秒就看见嘉德罗斯一副要砍人的样子,连忙出声制止,还准备撩起袖子跟他干。

  虽然打不过。

  “喂!大渣渣,你只要告诉我们这个破技能怎么解除就行!”嘉德罗斯松开手,像是在掩饰什么,向刚吸氧的五十五号说。

  “哈呼——”喘过气的五十五名,向两位露出一个搞事的笑容,“很简单,你两么么哒一个就行了。”

  “你,你在说什么!”金有些晕,这什么鬼技能解除方法。

  “说吧!你想怎么死?”嘉德罗斯“嚯”地把他的大罗神通棍架到五十五名参赛者的脖子上。

  “诶嘿那个,我就是开玩笑嘛,开玩笑。”五十五名参赛者心悸地看了一眼旁边的棍子,“不就是解除方法嘛,我告诉你们,行了吧。”

  “这个挺简单的,你们只要再等上一段时间。嗯,你们应该其实这要看那个人的暗⋯⋯没什么。”看了眼大赛第一的脸色,五十五名止住要说出的话,思考了下,换了种隐晦的说法,“有线那头人的心情。”

  “到底是什么?能不能说的再清楚些?”金一脸茫然,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简单来说,就是不一定,有可能明天就回复,也可能——”五十五名故意拖延,“是永远。”





  然后他们第二天就换回来了。金要去和五十五名道个谢,虽然是他的元力技能原因,但他还是有帮到一点自己。“路过”的嘉德罗斯也顺路一起去。

  到了后,金被五十五名偷偷拉走说了会悄悄话。耳尖眼尖的嘉德罗斯就站在原地很清楚地听见了两人的对话,以及金慢慢染红的耳垂。

  嘉德罗斯:是时候搞点大事了。



  “对不起!我不跟小孩恋爱!”金酝酿了一会,闭着眼对着嘉德罗斯说,说罢,还偏过头小声解释,“毕竟恋童⋯⋯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喂喂喂!”听到这个回答,嘉德罗斯有些意外,总有种想笑的感觉,“渣渣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是我日你。”

  “你日我?不存在的。”


END.

#我高估了我的码字速度,太久没更这篇很抱歉了<(_ _)> 差点把名字都忘了

#在此谢谢催的读者ww


【天使的微笑.jpg】http://gaoshizhizong.lofter.com/post/1e866936_10f268f8

评论(12)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