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目标是在11月25号搞大事情!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嘉金】我的金毛幼驯染

*主嘉金,副瑞金。请注意避雷!

*嘉德罗斯和格瑞的身份、年龄互换。

*想感谢一位暖心的读者,是她让我突然码字起来ww说真看到有人催更,内心突然不安起来(*/ω\*)可啪。不会艾特没办法了。

*没给你一个id一样的嘉九岁,给一个嘉十七好了。



  凹凸大厅。

  “喂!格瑞,你不错嘛。”嘉德罗斯架着大罗神通棍低头看着,接着道,“我们再来!”

  “无趣。”格瑞同样扛着烈斩,站在对面,一副不愿意理人的样子。倒是旁边侯着的雷德祖玛二人上前一步,祖玛说,“停手吧,嘉德罗斯,场内不允许私斗。”

  “就是就是,还老跟我们老大干起来!人家还没多大呢。”雷德附和着。

  没办法,老大要遵守规矩,只能帮忙呗。

  “一对三啊,那不是嘉德罗斯和格嘛!”

  “是啊,那可是在榜单上第一和第二之间徘徊的高手!难不成准备在这一分高下?”

  “说不准。不过格瑞年纪没多大吧,嘉德罗斯这样不算以大欺小嘛?”

  “你觉得格瑞这实力有年龄差距吗?”

  “难说,嘉德罗斯可是所有参赛者里最早抵达第一名的,连格瑞也是后来才升上来的。”

  围观的参赛者躲得远远的,相互之间交流着,这大赛第一和第二到底谁会更强。

  这时,一架摇摇晃晃的飞船映入所有参赛者的眼帘。

  “呜哇!是嘉德罗斯!”金紧贴着窗,看到了熟悉的冲天发型和那副“除了我之外大家都是渣渣”的表情,激动地跳了起来。

  “呼—小子坐好了!我们得迫降了。”搬运工刚解决好副引擎受损,操控着飞船,头回转喊了声。

  不巧,被兴奋过头的金一个劲拔了头。金和搬运工两眼对望,以金的惨叫和搬运工的一句“快把我头放回去啊!”结束。

  可惜,以为自己杀人的金还处于震惊状态中,不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然后他两就飞出了机舱。搬运工飞向了远处,金因为手中头被收走的原因,改变了飞的方向。飞向了格瑞。

  所有参赛者正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飞船纳闷,因为已经到了最后一个月,照理来说是不会有新的参赛者。

  所以就像上课铃声响前最后一秒进班级一样,金受到了所有人的注目。

  格瑞、雷德和蒙特祖玛看着金向他们的方向飞来。后两人相信就区区一个无名小卒,格瑞大人一定能躲得开的。而前一人则相信,雷祖二人一定会帮自己解决的。

  然后,金由于惯性扑倒了格瑞。

  “果然,这个渣渣还是来了。”嘉德罗斯瞅见熟悉的金毛就知道是自家的幼驯染来了,本来看这飞行路线就是要到自己这边。

  嘉德罗斯伸开双手,已经做好了接住这个不听话的家伙,再说一顿,揉个脸的准备。

  可惜,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金不仅没飞过来,还投怀送抱到敌方阵营。嘉德罗斯表示我的棍子已经饥渴难耐了。直接拎着棍子,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冲上前。

  一场小震惊过后,雷祖二人也迅速反应过来,上前抵挡住了愤怒罗斯的进攻。至于格瑞,他还处于懵逼的状态。

  作为一个年仅九岁的儿童,格瑞因为是人造人的缘故,很少与人交谈和与人近距离接触。连握手次数都很少,这回直接一个脸贴胸的亲密接触。让格瑞小同志着实有些慌,也就没推开身上的人。

  “啊啊啊!”金倒是急急忙忙的从格瑞上起来了,还小心地把愣着的格瑞扶起,给他拍了拍身上的灰。“你没事吧?”

  金问完这句话的一秒内后悔了,‘这么大冲击力,还给自己做了缓冲垫,不可能没事的啊!’看着面前这人不说话只是一直看着自己,‘不会是生气了吧!’金想。

  “嗨?”金在格瑞面前挥了挥手,看见他将视线对准自己,金小心翼翼地问着,“那个,你是生气了吗?”

  回复常态的格瑞只是摇了摇头,轻声说了句,“没事。”

  “哦哦。那再见了!”金松了口气,向这位不明人士打了声招呼,转身走了。

  金看了看周围,正疑惑自家发小去哪了,然后一条棍子就架在自己的肩上,外加嘉德罗斯限定版愤怒。



  “渣渣,你怎么来了啊?”嘉德罗斯低头看着这个几乎没怎么变的幼驯染,还是很大意,警惕心弱,心思也单纯,他已经猜出这家伙来的原因了。



  “我来找姐姐啊!”金说着,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肩上的棍子挪开了,它的主人十分用劲地往旁边一棍子下去,洞穿了半个大厅,掀起的气浪把金的头发吹得四处飘散。



  “你是没有看我写的那封信吗?就压在你枕头底下啊!”又是找姐姐。嘉德罗斯认为这家伙根本没意识到凹凸大赛是什么概念,十分不爽,“都说了秋我来找就行了啊。”



  “⋯⋯还有想来找你。”金刚感受完呼啸的风,就被发小的话懵住了,‘信?什么信?’下意识说完了之前未说成的话。



  好,不愧是金。一句话就让嘉德罗斯没了气。



  “擦!”嘉德罗斯憋着股气,又不能对金出手,准备跟格瑞打一场去火。结果一回头,空荡荡一片。只有雷德留下的一张纸条,随风飘到了他的手上。



  看完内容,嘉德罗斯把纸揉成一团,内心的火更大了。



  “警告!参赛者嘉德罗斯,因私斗和破坏大⋯⋯”看到局势安稳的裁判球悄咪咪地走出来,拦住了去路,看了下嘉德罗斯的脸色,颤抖地说,“对,对裁判无礼,要罚更多分的⋯⋯QAQ”



  撞枪口上的裁判球伴随着一声“呜哇T^T”,就被嘉德罗斯一脚踹飞,他感觉心情舒畅了很多。



  “金,走吧。我带你去领元力技能。”嘉德罗斯看着金在一旁摸着大罗神通棍,满眼小星星的样子。有些小雀跃。



  “元力技能?就像你的这根棍子一样吗?”金说着又多摸了几下大罗神通棍,‘超级帅气!’



  “不一样,看你自身条件和系统分配。”嘉德罗斯收回自己的棍子,看金还想再摸棍子的样子。问,“金,你为什么要在淘汰赛开始的前一个月来?”



  “那啥,我、我第一次出远门,不认识路,多跑了几个星球。”金摸了摸头,装作没什么事。



  “嘁,单靠你自己,积分不可能在一个月内达到前一百的标准。”嘉德罗斯说,“让我这个大赛第一带你刷分吧!”



  “前一百?是排名制的吗?怎么看啊?”金表示他什么都不懂。



  “喂喂,你不会什么都没查就来参加了吧!”嘉德罗斯看着金点了点头,忍住想要一棍子了解金的想法。‘他这样迟早要死,不如死在我的棍下好了。’



  根据嘉德罗斯的指导,金打开了榜单。不出意料自己排在最后一名,零积分。虽然早就知道,但还是有些沮丧。



  “诶!渣渣,你看什么呢!来看看我的战绩!”嘉德罗斯看了眼金说。



  身体下意识做出反应,划到榜单顶部,占据第一名位置是个陌生的两个字,金问,“罗斯罗斯,格瑞是谁啊?”



  “哈?格瑞,就是刚刚那个芦荟头。他是这大赛里能与我一战的。一个超级面瘫的话废。”嘉德罗斯简略回答后,又问,“你怎么问这个?”



  “因为大赛第一是他啊。”金指了指最顶端的人名,又指了指下面,调侃着,“罗斯你明明在第二就不要乱说话了。”



  “那只是一时的,走走走,你快点进去。”嘉德罗斯推了一把金,催促着,“快点,领完技能我带你刷分!”



  “知道了知道了,你别老推我!”踉跄着步伐的金进了屏障内,对自家发小的行为表示强烈不满。冷静下来,点下终端机的按钮,内心期待着自己的元力技能。



Fin.

#应该没有后续了。本来想写几个片段合在一起,但见面就两千多字,怂了。

#灵魂互换那篇,我有点卡着了,不好意思啊

#谢谢看到这的读者们ww

#好了,时间不早了,早睡吧,晚安。

评论(25)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