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气节

双人共号。
想催更的可以私信,因为很懒。虽然开学了不知道能不能摸手机。
请别称呼太太或大大,还不够格。
其余之外叫什么都行!
金真可爱!
绿谷真的超级暖!
目标是在11月25号搞大事情!





一个想爬到我英坑里的咸鱼。

【嘉金】一觉醒来和大赛第一互换身体怎么搞?(中)

*主嘉金

*灵魂互换梗

*摸到手机突然增了一倍粉有点方|ω・`)  


“格瑞!”凭借着雷德的带路和特有的幼驯染雷达,金在远处就看见了格瑞那头立起的银毛。

  “嘉德罗斯?他来这里做什么。”格瑞自然听见了那声呼喊,忽略其中带有的激动,格瑞扭头向凯丽和紫堂说,“保护好金。”

  说罢,格瑞一个人走到了这片森林里唯一的空地。

  “格瑞!”金一行人也是在这里等着,一看见格瑞走出来,金立刻从祖玛后面跑了出来,准备向他的发小来个拥抱,再诉说下自己变成嘉德罗斯的恐慌。

  然后,他就被格瑞手里的烈斩指着,不敢靠前一步,金发誓他从来没在格瑞脸上见过那么冷漠的表情,嘴角绷成一条线,“嘉德罗斯你来这有什么事?”

  哦,自己变成了嘉德罗斯了。金突然想起了这茬事,就连忙解释,“格瑞格瑞!我是金阿!”

  而格瑞一句话都不愿说,眼神里清楚地倒映着“你丫当我傻是吧”的意思。

  “我真的是金!”金甩着嘉德罗斯牌长发,在格瑞眼中毫无可信度,金只好搬出大杀器,“小时候在登格鲁星,我跟你一起去玩,结果弄湿了,在我家换衣服,你尺码太大只能穿我姐的衣服!连衣裙,还有蕾⋯⋯唔!”

  这料爆得有点大,还没说完,就被格瑞一手拉过捂住了嘴。

  “你是金。”格瑞看了看金身上的装备和样貌,推测,“那刚刚的金是嘉德罗斯。”

  被捂住嘴的金只能点头示意,而祖玛和雷德则是在后面默默看着好戏。

  祖玛算了算时间,是嘉德罗斯大人起床的时间了。

  “轰!”一道巨大的金色箭头从格瑞后方射出来,正好命中在他们所处的空地上。

  期间伴随着紫堂十分慌张的一句,“金疯了疯了疯了!”

  烟雾缭乱,地上扬起的尘土弥漫在空气中。‘金’带着兜帽,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杀气,带着些刚起床的迷茫,手中的矢量箭头上下跳跃,口气不爽,“渣渣们!一大早吵什么!”

  花了些时间,才让剩下的人明白金和嘉德罗斯灵魂互换的事实。

  “我为什么要跟这种渣渣交换?!”嘉德罗斯倒是一直不满这种情况,其具体表现在不愿意跟金多接触,却一直闲着没事跟着金,来找金。顺带一提,早饭是让金给喂的。理由是这个身体是金的,自己的身体自己喂是正常的。

  “所以下次让我勉为其难给你这个渣渣喂饭也不是不行的。”嘉德罗斯一边吃着饭一边偏过头看金。

  蒙特祖玛和雷德对于这种事情接受程度很高,看到嘉德罗斯没什么问题,就离去寻找之前与嘉德罗斯最后战斗过的一名参赛者。

  紫堂还是有些慌张的坐在一旁,看书压压惊。

  而格瑞,现在则是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局面。

  自己发小变成了一个毛孩子,想要跟金在一起,就得看着嘉德罗斯的脸;想要看着金,就要注意跟嘉德罗斯对打时不能了伤了他。

  “mmp!”格瑞爆了句粗口,就转身走了,留下一句,“我去找会使人交换的原力技能。”

  对于格瑞来说,解决不了的先避避好了。

  正所谓:有人悲伤也有人喜悦。

  凯莉大佬看着金飘散在地的长发和嘉德罗斯的身体,在一旁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凯、凯莉,你想干什么啊?”金看着凯莉手里拎着的一堆花花绿绿的东西,内心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对此,星月魔女只是露出了她一贯的微笑,每次要哄骗单纯少年的笑容,“没什么啊,只是你的头发太长了,我帮你理理啦。”

  “哦哦。”单纯·金·少年点了点头,就安稳的坐在地上,任由凯丽在自己头发上弄。

  ‘虽然不好的预感一直在心中飘扬,但是这个身体不是我的,是嘉德罗斯的,头发也是他的,那随便弄都无所谓啦!’想通的金有些坏心眼的期待嘉德罗斯的新发型。‘谁让他每次一看见我,就过来怼我!活该活该!’

  “噗哈哈哈!”金对着镜子中的人狂笑个不停,肤白貌美,单看脸算是个少女,只看脸。但那对杂毛乱飘的双马尾完全破坏了画风。

  不仅仅是因为嘉德罗斯发型变了的原因,还有凯丽那⋯⋯难以形容的扎头发技术,“哈,凯丽,我终于明白你的头发为什么是散着了⋯”

  “笑什么笑,摆好姿势!”凯莉忍住想要打人的冲动,从自己四次元口袋里拿出手机,“站好站好!这可是大赛第一的女妆照!留着能保命的。”

  “不用这样吧,我们现在看看就行了。”笑过气的金拍了拍胸,缓过来就听见凯莉这话,顿时晃过神来,自己整得是谁,略怂不敢留下证据。

  “哈?跟我有关?”找金的嘉德罗斯来了,看着前面两人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又突然笑起来,让他有点好奇上前问着。

  “嘉,嘉德罗斯,没什么关系。”凯莉立马冲上前,挡着金,一边阻挡着嘉德罗斯的视线,一边想着答话,“我跟金就一起玩会而已。”

  而金则是在凯莉的背影下手忙脚乱地卸妆,由于新手第一次弄,眼影和腮红就没卸好,大片的红色还留在脸上。看着凯莉也周旋不了多久,金一手一个发绳扯下来。

  “嘶——”金倒吸一口凉气,因为用力过度,发绳上还粘着几根头发。腿部发麻得让他站不稳,眼前一黑就往旁边倒。

  而被凯莉牵制住的嘉德罗斯,瞅着金一直在后面做小动作,这金要摔倒的时候,他最先发现,突破凯莉的防线,冲上前接住了金。

  原本嘉德罗斯想把金抱着怀里,却忘记了自己现在是‘金’,个子比自己矮,造成了金趴在自己身上的情形。

  默默想着自己是不是高热量食物吃太多了,怎么这么沉的嘉德罗斯伸出手拍了拍金的背,脸色难得温和了些,“怎么了渣渣?”

  看见金没什么反应,又目光锐利地转向凯丽,“渣渣他怎么回事?”

  “没什么事情,坐太久腿麻了呗。”凯莉靠近了点,捏了捏金的小腿,就算了晕了也无意识抖,“休息一会就行了。”

  “哦,那没你什么事了。”嘉德罗斯把金小心的靠在树上,将他的腿拉直了。就坐在旁边看着金。

  至于凯莉,人家早早就骑着她的星月刃走了。

  这一看就出了事,嘉德罗斯发现自己的脸上出现了许多不明的红色,稍微靠近些就闻到一种香味,在那些女性渣渣身上的。

  嘉德罗斯莫名有些不爽,他随手拿起刚刚凯丽遗留下的湿巾,用心的一点一点擦干净。完事后,嘉德罗斯掐了掐金的脸和自己的脸,得出结论,金的皮肤比小孩还好。

  不知不觉间,嘉德罗斯与金的距离只有咫尺之间,嘉德罗斯还没什么反应,就觉得自己眼前一黑,然后就感觉到双腿发麻,和怀里那沉甸甸的重量。

  金均匀的呼吸声打在脖颈附近,有一点痒。看着金毛的小脑袋在眼前一起一伏,嘉德罗斯也有了睡意。用上能动的手把金固定在怀里,打了个哈欠,也闭上眼,沉入梦乡。

  在梦里一定会出现金发蓝眼的孩子吧。

TBC.

【嘉金】一觉醒来和大赛第一互换身体怎么搞?(下)http://gaoshizhizong.lofter.com/post/1e866936_10f20c98


#其实可以算作END的。下面的情节就是找到互换的原因然后有一点战斗描写吧。

#在亲戚家,手机只有一点时间能摸,我基本用来看文了。【咸鱼.jpg】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ww

评论(15)

热度(267)